我们爱阅读—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青春 > 我若离去,后会无期 > 完结小说我若离去,后会无期秦延之夏尔若全文免费阅读

完结小说我若离去,后会无期秦延之夏尔若全文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20/4/4 11:11:29来源:微小宝热度:

《我若离去,后会无期》是一本非常好看的青春小说,主人公叫秦延之夏尔若,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但是,我一定要保护我的孩子,南辰,我只信你一个。”虽然听到夏尔若怀上了那个男人的骨肉,南辰泽还是会很不开心,但是听到夏...

我若离去,后会无期

“就连梦里的秦延之都没有爱过自己。”苦涩的笑在夏尔若的脸上划出了一抹淡淡的伤。

夏尔若再次看了看姐姐的照片,想着姐姐原来那温柔的笑。

快要陷入自己想法中的夏尔若接到了秦延之的电话,看着来电显示的名字,夏尔若的手微微抖了一下。

“喂?”虽然还是有害怕,但是夏尔若也暂时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和那个男人离婚。

“小南说你昨天没去上班,干嘛去了?”

想起小南,夏尔若明白那个人就是秦延之派来盯着自己的,想通过这次工作,抓到她夏尔若出轨的证据,然后好正大光明的离婚,并且说她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但是,想到肚子里的孩子,夏尔若心里明白,他和她离婚可以,但是孩子的事情,她必须先瞒着秦延之。

否则,她也不知秦延之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依靠自己现在的力量,她知道没有办法对抗秦延之,最终可能连自己的孩子也保护不了。

“嗯,身体有些不舒服,去医院了。”

“行了,快去工作。”

听到她生病了,他这个丈夫连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呵,夏尔若更加坚定了离婚的念头。

“宝宝,妈妈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从此刻开始,夏尔若的隐忍中多了一丝坚定。

然而,夏尔若却不知道,孩子的存在已经被另一个警惕的女人发现了。

温依依脑海里总是闪过妇产科那个很像夏尔若的身影。

温依依仔细回忆着,如果那个背影真的是夏尔若的话,她去妇产科很可能是因为怀孕了,如果她真的怀上了秦延之的孩子,那自己的处境就会非常危险了。

温依依这么想着,又对着镜子看着自己平扁的小腹,十分懊恼为什么自己怀不了孕呢!

“啊!”愤怒的温依依,推倒了面前的立镜。“不行,我不能让秦延之爱上夏尔若。”

而回到公司的夏尔若收到了南辰泽送来的玫瑰花慰问,但这次不同的是夏尔若选择了收下。

坐在办公室的南辰泽听到了这个消息立马跑来了夏尔若的办公室。

“尔若!”南辰泽深情的凝视着夏尔若。

“小南,你出去吧,我和南辰董事长说点事情。”

小南恭敬的出门,立刻给秦延之打了电话汇报。

秦延之听着小南的汇报,皱起了好看的眉头。

“这个该死的女人。”

秦延之也不清楚为什么莫名的烦躁,明明之前夏尔若和南辰泽没有发生不正当关系的时候,他还期待着,可是当出现了一丝暧昧的情感时,秦延之竟然发现,原来自己也会为了那个女人生气。

他的脑海里竟然冒出了一个想要让那个女人回到自己身边的念头,可是很快秦延之便打断了这样的念头,不仅仅因为现在温依依怀上了他的孩子,也是因为要替夏尔曼报复夏尔若。

……

“尔若,你愿意收下我的鲜花,我真是太荣幸了。”

“对不起,南辰泽,我有件事想要求你。”

夏尔若低着头,一点一点的叙述着昨天在医院里发生的一幕幕,还有自己所做的梦。

“但是,我一定要保护我的孩子,南辰,我只信你一个。”虽然听到夏尔若怀上了那个男人的骨肉,南辰泽还是会很不开心,但是听到夏尔若很信任自己,南辰泽又觉得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好的,我去想办法,相信我,我一定护你们周全。”

夏尔若盯着南辰泽离开的方向,垂下了眼帘,低喃道:“对不起,利用你的感情。”

夏尔若清楚南辰泽对自己的情感,但是现在的自己已经撑不住再爱一次了。

低下头的夏尔并没有看见南辰泽有一秒的僵硬。

南辰泽清楚夏尔若对自己的情感,也明白夏尔若没有那么快的接受自己,但是他愿意等。

眼看着这次的设计合作马上就要接近尾声了,而夏尔若的小腹也有明显的隆起,所以夏尔若每天只能穿着较为宽松的衣服才能够较好的遮挡住自己的小腹。

而秦延这边也收到了小南提供给他的,可以对外造谣夏尔若水性杨花的证据。

只不过秦延之却迟迟不肯出动,这不禁让温依依有些坐立难安,所以温依依被迫选择了主动出击。

我若离去,后会无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我若离去】 或 【后会无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我若离去,后会无期

我若离去,后会无期

  • 来源:微小宝
  • 主角:秦延之、夏尔若
  • 时间:2019/6/14 20:09:02

“延之,今天是我们的新婚之夜,你别去找她,别走,好吗?”穿着洁白婚纱的夏尔若,看到秦延之要离开,连忙追了上去,放低姿态的抱住男人的大腿。被她挽留的男人,正是她新婚的丈夫——秦延之。秦延之低下头,不屑的看着拽住自己大腿哭泣的女人,语气鄙夷,“呵,夏尔若,你可真贱,竟然还妄想要留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