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爱阅读—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 魅世狂妃 > 魅世狂妃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魅世狂妃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发表时间:2020/9/17 15:46:31来源:有书阁热度:

《魅世狂妃》是一本剧情极佳的穿越类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两人来到王城外,一直走进一座大山的深处。一直到杨柳儿差点以为龙啸天因为自己没说那几个字,于是怀恨在心,找个地方先奸后杀之...

魅世狂妃

知道自己被肖翔骗了之后,她伤心,生气,但绝对不会为难自己。

“那是因为龙啸天了?”牡丹大胆猜测。

杨柳儿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一股无力感从牡丹心里油然而生,此时,她有一种,想要将龙啸天和杨柳儿都痛打一顿的冲动。

这两人,心里都有着彼此,可是,为何又会弄到这步田地呢?

不过,牡丹可不想伸出援手。毕竟,哼哼,就让这两人都长一长记性。两个相爱的人之间,是不能胡乱试探的。因为,有时候,太过在乎,让人乱了方寸。

她知道,杨柳儿太过好强。其余说她好强,也可以说是胆小。胆小的不敢去尝试,不敢去接受,害怕受伤。杨柳儿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只要是没有把握的事情,只要是有可能会受伤的事情,她绝对在第一时间收住脚步。就算是,爱情如此的迷人,她也能望而却步。

杨柳儿就好像一只胆小的老鼠,面对那美味的糕点,小心的靠近。可是,一旦听见什么响动,她立刻以十倍甚至百倍的速度一溜烟的逃跑。发现龙啸天和小妾们搞在一起,杨柳儿就立刻坚决的切断了自己的感情。先出手,提出休书之事,就算是她知道自己似乎爱上了龙啸天。

只是,她不知道,就算如此又能如何呢?

难道,经过了这件事情,她还能自欺欺人的说自己没有受伤吗?

牡丹就是想让杨柳儿明白,有时候,有些事情,是要自己亲自去尝试,去体验的。要是杨柳儿连这一步都不敢跨出,那么就算是在她的帮助下,两人终究走到了一起。可是,谁能保证,以后在发生类似的事情,杨柳儿不会像今天一上,撒腿就跑呢?

夜,静得恍若不存在一般。

杨柳儿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

她知道,她爱上了龙啸天。可是,龙啸天与徐龙回,究竟是不是同一个人呢?如果是同一个的话,那么,究竟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发现自己送错了礼物,彷徨无措的样子。亦或者,决然昂头,让她一刀刺入的坚决。再或者,左拥右抱,快活潇洒的摸样?

这几天,杨柳儿一直被这些问题困扰着。她曾经想过,两人是同一个人,毕竟,没有那么巧合的事情,同一个地方,一模一样的伤口。

如果真的是同一个人的话,那么,为何他要做出这种事情呢呢。难道说,他找她会来,不过是冲一下门面。让外人知道,他的王妃又回来了么?

想到这里,杨柳儿辗转反侧,整个人心烦意乱。

难道说,她的存在,不过是一件摆设而已?

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她杨柳儿既然已经爱上了他,就容不得他不爱的道理。

想通了之后,杨柳儿翻了个身,酣然入睡。

最近,关于梅园,她又有了新的计划,等一切都安排妥当之后,她就好好的解决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情。龙啸天,既然我爱上了你,就容不得你不爱我了。我杨柳儿,就是一贯的强横,一贯的霸道。

牡丹说的没错,杨柳儿是一只小心翼翼的老鼠。同时,也是一只霸道强横,不甘心的老鼠。既然她看上了那一块糕点,就算是让那糕点自己送上门来,她都要吃到。

现在,先蛰伏一段时间吧。

另一个房间内,同样的有一个人辗转难眠。

龙啸天翻来覆去,脑子里想的都是关于杨柳儿的事情。水潭边的旖旎偶遇,到最后的敞开心扉,直到前一段时间的休书事件。他似乎知道了一些事情,又似乎没有知道一些事情。

难道说,杨柳儿要休书,是因为徐龙回?

面对这种事情,龙啸天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又或者吃醋。

只是,有一件事情是非常肯定的。知道自己被骗,杨柳儿定然不会轻饶他。

今天,杨柳儿心情异常的舒爽。梅园的生意真是越来越红火了,几乎整个王城所有的大户人家,都有梅园的人在里面。不然就是从梅园出来的丫鬟,不然就是自家小姐的教书先生就是梅园的姑娘。总之,梅园已经步入了轨道,正在不断发展壮大当中。

“柳儿。”

杨柳儿听到这个声音,一张俏脸顿时一沉,有点无奈。

“小翔子。”

杨柳儿回过头,肖翔手里拿着一个礼盒。

“柳儿,这个送给你。”才在茶楼里坐定,肖翔立刻将手中的盒子递了过来。

杨柳儿看着他,迟疑了一下,没有接手。

“柳儿,我已经把你的事情告诉我娘了,这是我娘给你的。”肖翔一双眼睛火热无比,眼巴巴的看着杨柳儿。

咬一咬牙,杨柳儿不知道该如何拒绝眼前的人。当初当离开王府,她对这里的一切事情都不熟悉。要不是有肖翔,她这一路上肯定艰辛异常。

而他,抛弃家里的一切,就这么跟在她身边,只因为他喜欢她。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杨柳儿背负了重重的责任。只是,她对肖翔的感觉,始终都是玩乐的心情。她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跟肖翔走到情人这一步。

只是,面对肖翔的深情,她该如何婉言拒绝呢?

之所以还没有解决龙啸天的事情,就是因为中间还有一个龙啸天在。杨柳儿也知道,这事情,再也不能拖了。

“小翔子,知道你是因为喜欢我而跟着我,当时我很高兴。只是,我已经有夫婿了,你知道吗?而且,他并不打算写休书,我也不打算离开他。”杨柳儿试图婉转的让肖翔明白,她的心,已经放在了另一个人身上。

“柳儿,我知道你是六王妃。你是不是担心,我没有与他抗衡的能力?柳儿,我现在告诉你,我并不畏惧六王爷的身份。甚至于,我的身份,比他还要尊贵无比。所以,跟着我,你并不用担心什么。”肖翔言语中掩饰不住的得意。

杨柳儿愣了一下,呆呆的看着肖翔。比六王爷尊贵的身份,这世界上,除了君主,似乎是没有了吧。只是,君主并不是眼前肖翔这个摸样。再说了,有哪个老子会那么明目张胆的勾引自己的儿媳妇?

莫非,肖翔跟那个欧阳迁一样,是邻国的人?

“柳儿……”正想着,一旁,却突然传来一个惊喜的声音。

杨柳儿一听,顿时一喜。

“林上菱,你怎么在这里?”

林上菱同样是一脸惊喜,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朝思暮想的人儿。

“咳咳,柳儿,这位是……”一旁的肖翔,打断两人的深情相望,开口道。

林上菱同样是有点不知所措的指了指肖翔,又指了指杨柳儿,示意两人之间的关系。同时,心跳异常急速。只有林上菱知道,此时他是多么的紧张。

当初,龙啸天突然说有急事要回王城,他正欣喜情敌终于走了。正想着,趁着龙啸天不在,将杨柳儿娶回家呢。没想到,去了花满楼,却发现杨柳儿也不在。信里,只说是故人来找,要回家了。只是,他根本就不知道杨柳儿所说的故人是谁。

在清水城将所有生意都打点好了之后,他也只好来到王城,寻思着,或许龙啸天知道那所谓的故人。又或者,龙啸天能知道杨柳儿的家在哪里。

没想到,今天,他才来到这王城,竟然就碰见了杨柳儿。

你说,这么巧合的事情,他如何能不高兴呢。这一次,龙啸天也不用找了,更不用担心他这情敌又来搅和。

只是,见到杨柳儿身边的人,林上菱还是忍不住的担心。莫不是,自己的情敌又多了一位。而且,观对方仪表堂堂,似乎又是一个龙啸天这等实力的劲敌。

“这是我的一个朋友,肖翔。这是林上菱,在清水城做生意的,也是我朋友。”此时,杨柳儿心里却是一笑,感觉这世界真是奇妙。情敌相见,分外眼红。她倒要看看,这两人能擦出什么火花来。

“你好,我是柳儿的爱慕者及追求者。”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说的是同样的话。

杨柳儿忍不住的偷笑,坏心眼的想着,是不是该制造一场大一点的矛盾,让龙啸天知道她是多么的抢手?

而且,她也十分期待,这龙啸天和林上菱见面,是何种场面。杨柳儿敢打赌,林上菱肯定还不知道,她就是龙啸天的王妃。

哼哼,龙啸天,你的麻烦来了。

现场的温度冰冷了许多,只是杨柳儿视而不见。

肖翔与林上菱两人都看着对方,眼中看似平静无波,实则风起云涌。两人都各自打量着对方,衡量着各自的胜算。

“哈哈,原来是林兄,久仰久仰。听说清水城龙蛇混杂,很多商人外表光鲜亮丽,暗地里却做着见不得人的勾当。多谢林兄对柳儿的照顾,杨柳儿丝毫无损的回到王城。”肖翔突然大笑一声,站了起来,谦逊的朝林上菱点了点头。

林上菱嘴角不自觉的抽搐着,知道肖翔这是赤裸裸的挑战。当即,也不示弱,看向对方的眼中。说出的话,就连杨柳儿都差点笑岔了气。

“哪里哪里,柳儿回王城,我也是担心了很久。听说王城里,有很多王八披着人皮,我实在是担心,因此就赶过来了。这一段时间,更是多谢肖兄高抬贵手,啊不对不对,你看我,看到柳儿太过激动,用词都用错了。感谢肖兄的照顾,感激不尽。”

林上菱此话一出,肖翔整个人就好像被点燃的烟花一样,随时都会嘭一声,把林上菱甩上天。

尽管两人之间火药味十足,不过,杨柳儿还嫌不够精彩。当即,爆了一句话。

“我的夫婿,六王爷龙啸天,也很感谢两位对我的关爱。”杨柳儿道了一个福,似乎是真诚的跟两人道谢一般。

“什么?”林上菱呆呆的看着杨柳儿,一张嘴张张合合,就是吐不出一个字。

肖翔冷眼看着林上菱一副吃惊的样子,心里冷笑。哼,龙啸天,可不是谁都敢惹上一惹的。他似乎已经看见,肖翔夹着尾巴灰溜溜滚回清水城的样子。

而杨柳儿,心里要是十分的期待,林上菱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究竟是个什么反应。

“你,你,你们,成亲了?”林上菱一副接受不了现实的样子。

“对,我成亲之后就逃跑了,前一段时间,他才找到我,把我带了回来。”杨柳儿点了点头,将事情解释清楚。嘿嘿,看林上菱的样子,似乎是理解错了她的话。以为他们是最近才成的亲,这可不行。

果然,在杨柳儿一番‘好意’的解释下,林上菱一双眼睛瞪着老大。再次确定杨柳儿说的是实话,当即,整张脸立刻沉了下来。说了一声一会儿见之后,林上菱立刻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看着林上菱气呼呼的背影,杨柳儿心里乐翻了天。等会儿回去的时候,只要能见到林上菱,她就可以肯定龙啸天就是徐龙回了。她很期待,林上菱会怎么收拾龙啸天这个好友呢?

“小翔子,林上菱都去了,你怎么还不去?”看见一旁的肖翔还十分淡定的坐着,杨柳儿再度‘好意’提醒。

去吧去吧,都去吧,闹得越大越好啊。

“我去干什么?我关心的是你。”肖翔看了看林上菱消失的方向,若有所思。

“你不觉得,你该为我做一点事情了吗?既然你想让我跟你在一起,你总该表现一点诚意吧。去,去跟龙啸天说你喜欢我,让他写休书。”杨柳儿皱起眉头,对于肖翔的反应深深的不满。

肖翔却是满含深意的笑了笑,最后说了一句让杨柳儿摸不着头绪的话。

“你是我的人,不管龙啸天写不写休书。柳儿,详细我,跟我在一起,不必跟龙啸天在一起差。他能给你的,我照样能给你,他不能给你的,我一样能给你。”

肖翔说完这一句话之后,也跟着走出了茶楼,只留杨柳儿一个人站在那里,许久许久。

“哎呀,差点错过了好戏时间。”说着,也跟着一溜烟消失了。

肖翔的反应让她失望了许久,而且深深的觉得莫名其妙。但更多的,还是鄙视。

哼,口口声声说喜欢她,让她去跟龙啸天要休书。可是,竟然连当着龙啸天的面说喜欢她的勇气都没有。而且,还大话连篇的说龙啸天不能给她的,他一样能给。哼哼哼,今天,她总算看清肖翔的真面目了。

气呼呼的跑回王府,杨柳儿在门口喘了几口粗气之后,毫不停留的往里跑去。

在书房不见龙啸天的身影,又来到他的房间,依然不见人。

“难道,到外面打架去了?”

杨柳儿正暗自可惜错过了好戏,却陡然发现屋顶传来人声,连忙走到院子前,往屋顶望去。

屋顶上,龙啸天和林上菱两人也正好往下望,看向杨柳儿的方向。

一时间,两人对视一眼,从屋顶上一跃而下。

“喂,我怎么下去啊。”林上菱人家可是个正经的生意人,此时正气呼呼的坐在屋顶边缘。

龙啸天回过头,骂了一声,不情愿的一跃而上,将林上菱拽了下来。

“嗨,两位,以前就认识吗?”待两人都落定之后,杨柳儿翩然上前,问道。

龙啸天和林上菱对视一眼,林上菱面上是一抹得意外加一点幸灾乐祸。而龙啸天,则是一脸天头痛的样子,偷偷看向杨柳儿,心虚异常。

此时杨柳儿面色如常,甚至还多了一丝微笑。不过,龙啸天却感觉到,那不是微笑,而是风雨欲来的前兆。

“柳儿,你先跟这家伙要休书,我在外面等你。”林上菱说完,风一般跑向门口,龙啸天身行一动,最终没有追出去。只是,朝林上菱的方向骂了一声。最后,接触到杨柳儿的目光,整个人都焉了下来。

“柳儿……”龙啸天心虚的喊了一声,像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般,乖乖的站在她面前。

杨柳儿冷冷的哼了一声,看也不看他一眼,径自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龙啸天像一条跟屁虫一般,亦步亦趋的跟着,最终低着头,站在杨柳儿身侧。

“休书呢?”好半响之后,龙啸天只觉煎熬异常,杨柳儿终于出声。

龙啸天身子颤抖了一下,整个人摇摇欲坠。最终,嘴一编委屈的呜咽了几声。杨柳儿抬头冷眼一瞪,龙啸天再也不敢耍花招。

“柳儿,我,你,咱别要休书了行么。你是我的王妃,我不准你和任何人勾搭。”龙啸天一改之前的萎靡,强硬的说道。

“王妃?我可不要小妾一大堆的夫婿。算了,你还是给我一纸休书,等着我的男人多的是,我又何必要在你身边委屈呢。”杨柳儿看了龙啸天一眼,眼中满是惋惜之色。

龙啸天面上一喜,知道这事还有商量的余地。而且,这关键就在于那三个小妾。当即,不敢在打以前想让她吃醋的主意,举起右手做保证。

杨柳儿面上不甚满意,心里却是一笑,暗道,这法子果然有用。

“柳儿,那些女人我一个都不要,看着就觉得心烦,我正打算送回去的。”龙啸天站在杨柳儿身边,一个劲的想着该怎么样能让杨柳儿开心。

此时,事情已经败露,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配合杨柳儿的一切,努力取悦于她。

“送回去多可惜啊,前几天,你还左拥右抱很快活呢,我可不想做那种坏女人。这话要是传出去,说我堂堂一个王妃,度量却是小得连三个小妾都容不下。哎,那不仅失了你的脸面,更让我情何以堪?”杨柳儿叹了一口气,眼中尽是无奈。

龙啸天面色一苦,顿时后悔当初为何会想到那么一个破主意。此时,要是不跟杨柳儿解释清楚,只怕她一辈子都会记得他跟三个侍妾饮酒作乐的场面。

“柳儿,那天,那天,其实我是想刺激一下你,看看你究竟在乎不在乎我。”龙啸天坦白说道。

杨柳儿一挑眉,露出相当意外的表情。

龙啸天见杨柳儿似乎是不信的摸样,心中一急,又道:“柳儿,我,我喜欢你,我不会休了你的,死都不会。以前是我不好,没有发现你的好。当初,成亲那天,你拿着剪刀在我腿上划了一刀,我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有一种惊喜的感觉”

龙啸天说完,看着杨柳儿,咽了一口口水,再度说道:“不管你信不信,在花满楼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深深的爱上你了。我没想到,你竟然那么迷人,你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让我深深的着迷。可是,我心里又害怕,害怕你见了我不喜欢,所以,所以我才换了容貌。”

龙啸天此时又偷偷的看了杨柳儿一眼,发现她脸上并没有任何表情,心里忐忑异常。

此时,听着龙啸天的告白,杨柳儿心里已经甜出了蜜来。听着他说成亲那天就发现了她的不同,花满楼那一眼就深深的为她着迷,心里更是得意不已。

哼哼,我杨柳儿,虽然容貌变了,可是,那人格魅力还是明摆在那的。

“柳儿,我不会写休书的,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爱你,虽然迟了很久才发现,可是我确实爱你,柳儿,不要离开我。”此时,龙啸天说道动情之处,竟然忍不住的俯下身,头埋在杨柳儿肩上。紧紧的搂着怀中的人儿,龙啸天只知道,这一辈子,都不会放她离开。

杨柳儿嘴角牵起一个灿烂的笑容,要是有人看见,肯定会觉得她是中了五百万的彩票。

“柳儿,不要对我失望,好吗。我保证,这一辈子,除了你,不会再有第二个女人。”龙啸天看着杨柳儿,认真的说道,接着,希冀的望着她,等着她的表态。

杨柳儿心里早就乐翻了天,这一天,她等了多久了?从离开的那一刻起,她就一直等着今天,等着龙啸天低头,等着他低眉顺眼的求她别走。

曾几何时,她都觉得她应该高傲的抬头,然后一脚将他踹开,心里定时畅快不已。此时,真正的到了那一刻,她心里却是不忍将他踹开了。他爱她,她又何尝不是呢?尽管这爱来得莫名其妙,来得不知不觉。可是,当想起他左拥右抱的那一幕时,那种痛恍如再现。她知道,她同样的陷进去了。

“可是,那些小妾,可都是大臣的女儿,你敢得罪吗?”杨柳儿想起当时李若水就是这么说的,大臣的女儿很难对付,只能她们亲自开口离开。

听她提起这个,龙啸天更是心虚了。忆起当时央求母后,求她一起忽悠杨柳儿。想起这一点,心里又是一惊。这事,要是不小心让杨柳儿知道了,他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放心,就算是拼着得罪那些功臣的危险,我都要把那些女人送走。”龙啸天一副慷慨激昂的样子,心里却是暗自祈祷。娘啊,您可千万不要不小心露陷啊。

见此,杨柳儿的脸色终于缓和了起来,不在那么严肃了。不过,脸上依然是没有一丝笑容。

“说完了吧?”杨柳儿抬眼问道。

龙啸天点了点头,心里却是暗自着急。

“说完了我先回去了。”说完,立刻站起身,看也不看龙啸天一眼,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柳儿,那,你不会离开我了吧,我不会容许你离开的。”龙啸天憨憨傻傻望着杨柳儿的背影,执着的问道。

“看在你表现还行的份上,我就先留在王府里吧。以后,你要是做错了什么事情,我绝对立刻转身就走。”杨柳儿语气严肃,面上却是笑得开怀。

原来,拥有爱情,与自己喜爱的人在一起,是如此美妙的感觉。

看来,冥冥之中,确实有一道线,将两人牵引在一起。她跑了那么远,他们最终还是相遇了,相知相爱了。此时,杨柳儿很想大笑出声。奈何,身后的龙啸天还眼巴巴的看着,她只能忍耐忍耐再忍耐。

“哈哈哈……”回房之后,杨柳儿终于放肆的大笑出声,整个人在床上滚来滚去,十足中了百万大奖的摸样。

“此刻,我好想能窝在他怀里,尽情的撒娇啊……”杨柳儿抱着被子,整颗心都被幸福的感觉充满。此刻,她只想静静的窝在龙啸天怀里,尽情的享受被他宠爱的喜悦。

只是,她还不想那么快就让龙啸天知道,其实,自己也爱着他。

哼哼,这个,就当是为那不知去向的杨灵儿报仇吧。

说到那杨灵儿,杨柳儿顿时打了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

“杨灵儿,究竟去了哪里?”此时,杨柳儿最害怕的事情,就是那杨灵儿的灵魂突然回来。而她这个鸠占鹊巢的人,肯定会被挤向一边。顿时,一种从没有过的心慌,从心底升起。

此时,她陡然想起,这一副身体,并不是她的。在那么一瞬间,杨柳儿感觉心跳异常,胆战心惊的感觉充斥心间。

“不行不行,杨灵儿要是回来了怎么办?我怎么办?”此时,杨柳儿从没有过的痛恨这该死的穿越。你穿越就穿越了,为啥不让我的身体一起穿过来呢。现在,占着别人的身体,爱上了别人的老公,如何是好?

就算是杨柳儿性情冷淡,也做不出就算是杨灵儿回来,她也把她赶走的事情。再说了,能不能赶走还说不定。

“啊……”杨柳儿抓着自己的头发,烦闷异常。

“我的柳儿姑娘,怎么啦……”

牡丹推开门,刚才在门口的时候,正好碰上了龙啸天和林上菱,龙啸天当着林上菱的面让她在柳儿面前说好话。所有事情,牡丹已经猜出了个大概,猜想杨柳儿此时应该正开心得意才对。没想到,一打开门,竟然发现她正烦恼不无比。

“呜呜……牡丹姐……”杨柳儿苦着一张脸,扑进牡丹怀里。此时,这种事情,让她从何开口呢?难道说,我杨柳儿来自遥远的现代,占着别人的身体,霸着别人的老公。此时,她正担心正主儿回来么?

“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龙啸天表现不好,又惹你生气了?”牡丹一惊,发现杨柳儿不似作假,立刻紧张起来。

“不是他表现不好,是他表现太好了,我发现我已经爱上他,舍不得离开了。”杨柳儿呜呜说道。

牡丹一怔,还以为她说的是什么严重的事情。此时,微恼的戳了她的脑袋一下,娇嗔道:“你这家伙,得了便宜还卖乖,我这孤家寡人的都没有说话呢。反正都在一起了,你该高兴的享受才对,想什么离开?”

杨柳儿抬起头,看了牡丹一眼,像是刚想起来似的,点了点头:“对呀,我想那么多干嘛呢,我该开心才对,龙啸天已经对我俯首称臣了,我应该放心的享受才对,我担心什么?”

这么一想着,杨柳儿心里顿时放松不少。管他那么多干嘛,人生得意须尽欢,莫等闲,正主儿回来,空悲切……

杨柳儿也想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竟然那么的伤春悲秋的了。以后的事情还很远呢,管他那么多。以后就算是要走,她也知道自己曾经狠狠的爱过,痛痛快快的享受过被爱的感觉了不是么?

豁然开朗之后,杨柳儿又恢复了没心没肺的摸样,开心的与牡丹说起刚才整龙啸天的事情。牡丹宠溺的笑了笑,只当这小妮子因为恋爱了,所以时常患得患失。

林上菱与龙啸天找了一处阴凉处坐着,陆远国四季并没有多大差异,除了夏季比较炎热之外,其他季节都是十分舒适的。

“柳儿竟然原谅了你,真是不可思议。哎,看来,我又要孤家寡人喽。”林上菱面上没有多大的失望,只是摇头叹息。

龙啸天笑了笑,知道林上菱游戏人间惯了。不过,从林上菱竟然从清水城追到王城这一点,就可以知道这家伙是难得的动了真情了。虽然明白,不过,两人都没有说破。毕竟,林上菱深知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而龙啸天,同样的知道,自己不可能放开杨柳儿。

因此,两人都明智的选择了忽略。

“她喜欢了我那么久,怎么可能说离开就离开?而且,以后,我也不会再让她有机会逃开了。”龙啸天像是给自己做保证一般,认真说道。

“反正,只要柳儿一出这王城,我就会像一只苍蝇一样黏上来。到时候,你后悔都来不及。”林上菱威胁到。

龙啸天笑了笑,对于他明显的挑战并不生气。怎么说,他都是意气风发的王爷,刚刚迎得美人归,怎么可能跟他一个刚失恋的人计较呢……

经过龙啸天一番假意的挽留之后,林上菱非常不客气的在王府住了下来。龙啸天差点没气个半死,吹胡子瞪眼的望着对面的林上菱,痛恨对方真是厚脸皮。他不过是客气的说了一声,不然就在王府里住一段时间如何。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想都不想就点头,差点没把他气个半死。

而此时,更是不要脸的和杨柳儿聊得开心。最气人的是,他竟然一句都插不上嘴。

“林上菱,还是你最好。幸亏你帮我带了那么多来,不然我可愁死了。这王城啊,哪里比得上清水城好玩儿。”杨柳儿吮着手指头,对着桌面上的冰梅一脸垂涎。

当初,从清水城回来得冲忙,带的冰梅并没有多少。没多久,就被杨柳儿和迎春迎夏几人消灭一空。

说道这里,杨柳儿不由的狠狠瞪了龙啸天一眼。

明知道她喜欢吃冰梅,当初回来的时候,竟然不知道给她准备一点。

龙啸天无辜的扁着嘴,像个小媳妇一样伺候在侧,拿起一颗冰梅讨好着。天知道,他当时只是想着,趁林上菱没有出手之前,赶紧将杨柳儿带回来。当时他心里那么着急,哪里顾得了那么多。

“当然了,我对你可是认真的,并不像某人一样,说过就过了,一点表现都没有。”林上菱意有所指的看向龙啸天,挑衅的说道。

龙啸天则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心道,哼,明天不把你赶回清水城,老子就不是六王爷。

“哼……”杨柳儿不满的哼了一声,龙啸天立刻扬起笑脸。一点都不考虑脸皮问题,龙啸天非常不避讳的说道当时就是为了避开林上菱,只知道不能让林上菱跟她接触。

杨柳儿再度哼一声,心里却是甜蜜无比。原来,当初他竟然是那么着急。看在他把她看得那么重的份上,她就原谅他吧。

得意的朝林上菱递过一个眼色,后者则是毫不示弱的回瞪。

“哎,也不能怪他。柳儿,你看这家伙,第一次给你送礼物,就送了一个适合五十岁老女人用的养颜膏。哎,对心爱的女人那么不上心,啧啧……”林上菱再度开口。

龙啸天抓狂的看着林上菱,趁杨柳儿不注意的时候,毫不客气的一拳招呼过去。林上菱痛呼一声,连连躲闪。不一会儿,就被龙啸天逼到了门口角落,瞬间躲了出去。牡丹笑了笑,跟着走了出去,给两人留下一个空间。

待所有人都出去之后,杨柳儿好整以暇的看着龙啸天。明知道林上菱是故意的,可是,杨柳儿还是想逗逗眼前这个男人。

“对呀,你说你在花满楼看见我第一眼的时候就为我着迷了。可是,为什么送我礼物的时候,那么的漫不经心呢?”

龙啸天心里暗暗叫苦,更加坚定了那情敌留不得的决心。脑子飞快的转动,寻找借口。

“怎么?说不出话了,原来,你对我只是很随意而已,哼……”杨柳儿说着,立刻转身背对着他。

龙啸天一急,忙到:“柳儿,不是我随意,而是,当时,我本来想着要好好的追求你的。谁知道,那林上菱那么卑鄙,竟然说要跟我抢,说着就要去找你。当时,我一急,就随便抓了一个礼物追着他跑了出去……”

龙啸天战战兢兢,生怕自己说的不好又惹怒了杨柳儿。见杨柳儿没有反应,心里更是着急。谁知道,另一面的杨柳儿,却是笑眯了眼。心道,都说关心则乱,果然如此。

仿佛,她已经看见,龙啸天着急的追在林上菱的身后,就怕他抢先一步。想起他脸上可能出现的表情,杨柳儿再也掩饰不住的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柳儿,不要生气了,那些都是过去了,以后,你就是我的宝贝,你最重要。”龙啸天说着,一把将杨柳儿搂在怀里。下巴磨蹭着她的头发,脸上满是爱怜。

“以后,要听我的话,知道吗?”杨柳儿说道。

龙啸天毫不犹豫的点点头。

“柳儿,我们已经成亲了许久,现在又确定了我对你的情意,我们,是不是应该……”半响之后,龙啸天突然开口说道。

说着,人已经来到了杨柳儿面前,将杨柳儿从椅子上拉了起来。

看着龙啸天眼里火热的眼神,杨柳儿稍微迟疑了一下,知道他想说的是什么,不由娇羞的低下了头。

“柳儿,让我真正的拥有你吧,好吗?”龙啸天说着,试探性的将唇移至杨柳儿唇边,轻轻的触碰。见杨柳儿没有闪躲,紧接着,毫不客气的吻了上去,更是尽情的吸允着。

杨柳儿心里甚是甜蜜,这么被龙啸天搂在怀里,只觉整个人有点飘飘然。感受着龙啸天小心翼翼的如珍宝般的对待,更是浑身虚软,一点反抗的意识都没有。

龙啸天惊喜的看着闭着眼睛,沉浸在柔情当中的杨柳儿,弯身,将她抱到了床榻上。

“柳儿,你好美……”看着闭着眼睛,沉静如仙子般的杨柳儿,龙啸天由衷的感叹道。

杨柳儿慵懒的抬起双眼,眼中含情脉脉,娇羞的望着龙啸天。此时的两人,心情都是异常的激动。面对这一刻,两人皆是小心翼翼。

龙啸天再度覆上杨柳儿的唇,两人的身躯纠缠在一起,衣衫凌乱。杨柳儿喘着粗气,从迷情中找回一丝神智,将龙啸天一把推开。

“柳儿……”以为她是要拒绝,龙啸天痛苦的望着她。

杨柳儿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衫,站在窗前,高昂着头。

“把衣服脱了,好好等着我。”杨柳儿说完,来到桌子边缘,再度抓起一颗冰梅,慢吞吞的啃着。

伴随着一点点的不解,龙啸天还是乖乖的从床上坐起。将全身的衣服都脱了,只剩下一条裤衩的时候,竟然有点腼腆的望着杨柳儿,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杨柳儿此时就面对着他,见他停下动作,立刻媚眼一瞪。龙啸天不敢在耽搁,立刻又将最后一块遮羞布拉了下来。此时,龙啸天就一丝不挂的站在床前。而杨柳儿,只在刚才看了一眼之后,就不再理会。

“在床上躺着,等着伺候我。”杨柳儿又说道。

龙啸天怀着一丝丝的疑惑,慢吞吞的躺在了床上。才一躺下,正好发现自己的下身挡住了视线,顿时一惊。一种熟悉感袭来,那么熟悉的画面,那么熟悉的感觉角度。

嘴角牵起一个弧度,龙啸天但笑不语。他已经知道这小妮子在打着什么主意,只觉这丫头真是可爱得紧。

既然知道了杨柳儿的目的,龙啸天也十分配合。

“噢,柳儿,来,宠幸我吧……”龙啸天一双眼睛无声的放电,一手紧紧的抓着床单,一副欲火焚身寂寞难耐的样子。

杨柳儿走了过来,睥睨天下般看着他,手中的冰梅落在了龙啸天伸出的手掌上面。龙啸天立刻像得到什么天大的赏赐一般,兴奋的吞了口中。

“噢,我的柳儿,我的女神,求求你,来宠幸我吧……”龙啸天再度痛苦的呢喃。

“想做爱吗?”杨柳儿坐在床边,一手摸上他的胸膛,吐气如兰问道。

龙啸天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再度说道:“求你,宠幸我吧……”

杨柳儿满意的看着龙啸天的表现,面上却是不为所动。一手在他的身躯上游走,和快就来到了下腹部。

“除了我,你还想和其他的女人做吗?”杨柳儿问道。

龙啸天摇了摇头:“这一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只要你和我做,我就只和你做。”

“嘻嘻,既然如此,如你所愿。”杨柳儿说完,饿虎扑羊般扑向龙啸天。她想说,其实,她真的对他也是垂涎已久。今天,就让她好好的蹂躏他吧……

“噢,小天天,我来了。”

“噢,柳儿,快点。”

满园春色关不住,两声吟哦出墙来……

“那个,他们两个的动作,太快了呵……”林上菱和牡丹两人站在门口,两人尴尬的望着对方。没想到,这龙啸天和杨柳儿都是性情中人,说做就做。

牡丹尴尬的望向一旁,不敢在呆下去,低着头,羞红着脸,转身跑去。

林上菱对着牡丹消失的方向,久久才回过神,喃道:“牡丹,似乎也不错……”

“王妃最近可真是春风得意啊,人也美了很多呢。”迎唇和迎夏两人,前一段时间一直在梅园那里学习,今天好不容易跟杨柳儿出来,两人不停的拍着杨柳儿的马屁。

“那是那是,我们王妃,可是整个望城最美,最幸福的女人了。你没看我们家王爷,对王妃唯唯诺诺的,可对我们却是板着一张脸。”迎夏忙道。

走在前面的杨柳儿,自然是风光无限,扭着小腰肢,脸上尽是笑意。说起这龙啸天,她是万分的满意。每天对她都是闻言细语,言听计从。可是呢,对其他人,依然是冷着一张脸,孤傲无比,两者之间鲜明的对比,让杨柳儿整个人飘飘然。

这就是她想要的男人啊。

无论你在外面多么的能干,可是,回到家,在自己的男人面前,你都必须卑躬屈膝,言听计从。嘿嘿,看来,自己教育有方,龙啸天越来越想模范丈夫靠近了。

最好的,是他们同房的隔天,他立刻就找借口,将三个侍妾都送了回去。想到这里,杨柳儿就得意不已。哼哼,早就跟那三个女人说了,别打她的男人的主意。现在好了,送给人家做侍妾都没人要,以后怎么嫁出去哟……

再来,梅园的生意是蒸蒸日上,她在暗中,又多了一项培训项目也多了一项服务。不过,这一项服务,可不是明面上的活儿,但是杨柳儿乐在其中。

“王爷。”迎春迎夏远远就看见朝杨柳儿走过来的龙啸天,连忙出声打招呼。

“迎春迎夏,我还以为你们被赶出王府了呢,好久不见你们两个丫头了。”龙啸天看见两人,说道。只是,话虽然这么说,而是目光却是没敢放在两个丫头身上。尽管,两人的气质明显的不同,举止也少了丫鬟的唯唯诺诺,多了一份自信。

他可不想当着自家母老虎的面,跟另外家的母老虎调情。就算是是多看一眼,他家的母老虎都不会放过他。

迎春和迎夏自然是识相的转过一边,朝另一头走去。

龙啸天一手揽过杨柳儿的腰,恨不得将这个女人融进自己的身体里。

“柳儿,你好美,我迷人。”龙啸天低头说道。

对于这种甜言蜜语,他是一点都不吝啬。

“看你说话说得那么溜,以前是不是经常对别的姑娘说啊?”杨柳儿媚眼圆睁,揪起龙啸天的耳朵。

“没有没有,以前都是女人们自己往我身上贴,根本就不用我拿好话哄。”

“嗯?”杨柳儿更加用力的揪起来,差不多打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角。龙啸天立刻配合的求饶,一手却趁机乱吃豆腐。

“他们往我身上贴,我就一脚把她们都踹开了。我守身如玉二十年,就为了等你,现在我终于等到了……”

杨柳儿哼哼两声,算他激灵。不过,对于龙啸天说的就为了等她,虽然知道是假的,但心里还是甜蜜不已。

就在她们洞房的那天,他进入她身体的那一刻,她的脑海里,竟然响起了杨灵儿的声音。

“感谢上天,让你代我继续爱着天哥哥,让我的身体,能永远的留在天哥哥身边,谢谢你。我希望你们能幸福,我在天上为你们祈祷。”

虽然不知道这话是怎么传到她脑海里面的,不过,杨柳儿却是放心不少。按照理解,杨灵儿应该已经死了,而她,成了这个身体的新主人,永远的主人。

虽然她非常非常的介意杨灵儿口中的,‘我的身体’,不过想了想,她也只能是说说而已。对于死去的人,她还是有点宽宏大量滴。

这也正是为什么,杨柳儿最近心情大好的原因。有夫如此,伊复何求啊。

“柳儿啊,你有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啊?”龙啸天的头,在杨柳儿肩上蹭着,诱惑的说道。

杨柳儿摇了摇头,最近他表现那么好,她对他没有任何的意见。

“你再想想?”龙啸天又说道。

杨柳儿蹙起眉头,将龙啸天的脸拉了下来,瞪着他问道:“什么话,难道,你又犯了错误了?”

龙啸天连忙摇头,心里哀嚎不已。呜呜,这个女人,我都说了我爱你,喜欢你,最爱你,什么甜言蜜语一大堆了。可是她呢,却一次都没有说。什么我爱你啊,我喜欢你啊,他想听想了许久许久了。

可是,这个女人呢,却是一次都没有说。

虽然说吧,他一个大男人,听这个也没啥意思。可是,谁让她是他在乎的女人呢,他也希望她能同样在乎他呀。好吧,他虽然有自信,这个女人肯定不会逃出他的魔掌。可是,没听她说一句,他就是不甘心啊……

杨柳儿此时心里却是一乐,自然知道龙啸天指的是什么。不过,哼哼,就当是给杨灵儿出气吧。再过一段时间,再让他听那几个字。

杨柳儿就好像一个无情的刽子手,将龙啸天的心放在油锅里煎熬煎熬……

“算了,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龙啸天叹了一口气,牵起杨柳儿手。

两人来到王城外,一直走进一座大山的深处。一直到杨柳儿差点以为龙啸天因为自己没说那几个字,于是怀恨在心,找个地方先奸后杀之时,龙啸天终于停住了。

看着眼前的密林,随便你先奸后杀再奸再杀都不会有人发现……

“这里,干嘛?”杨柳儿看了看四周,除了树枝比较茂密之外,再没有其他特别之处。

龙啸天没有说话,两个手指放在口中,吹了一个口哨。顿时,杨柳儿只觉四周沙沙声齐聚,似乎有很多人正往他们所在的地方靠近。

警觉的望着眼前,龙啸天示意她放轻松。

不明所以的望着龙啸天,不知道他找那么多人来作甚。

杨柳儿看着眼前五十个黑衣人,在几人当中来回走着,不由的摇了摇头。

这些,就是龙啸天要给她看的东西。五十个暗卫,负责替他收集情报还有王府的安全。

“怎么摇头呢?”龙啸天对于这五十个人可是很有信心,却没想到,杨柳儿第一个印象就是摇头,对他甚是打击。

“那么老远就传来声音,你们能收集到情报吗?”杨柳儿问道。

几个黑衣人的眼中,透露着一丝鄙夷的神色,根本就没把杨柳儿的问题放在眼里。这种小姑娘,在他们的认知里,虽然会点拳脚功夫,可是,怎么可能跟他们相比?

“这里树林那么茂密,有点声音是无可厚非。”龙啸天笑了笑,知道这丫头就喜欢挑他的毛病。不过,这可是他最得意五十个人,他怎么可能在她面前丢人?

“既然有声音,那么想要搜集情报就不可能。难道,你们还以为,你们在大老远的就可以听见别人说的是什么?”杨柳儿啧啧摇头,对于这五十人,根本就没放在眼里。

五十人中的首领,马怀看着眼前走过侃侃而谈的杨柳儿,面上明显的不服气。轻哼一声,将脸转过一边。他们是暗卫,是王爷最核心的势力。虽然只有那么五十人,可是哪一个不是以一敌百。今天,竟然要让王爷炫耀一般,让他们站在阳光下,让一个姑娘这么瞧来敲去。

马怀越想越不服气,这小姑娘,明显的不知道他们的厉害之处在哪里。跟这小姑娘说,简直就是对牛弹琴。

“你似乎对我的话很不满啊。”杨柳儿站在马怀面前,这些人的一举一动,她自然都看在眼里。身为神偷,最厉害的就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这么一点人,她还不放在眼里。

“王妃不明白我们的厉害之处,马怀并没有放在心上。”马怀高声说道。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厉害之处,我看你们是一无是处。”杨柳儿毫不客气的批评道。

马怀皱起眉头,看向龙啸天。龙啸天也不服气了,自己辛苦培养出来的人,这小妮子竟然说是一无是处?是可忍孰不可忍,她可以蹂躏他的肉体,但是不能蹂躏他的灵魂……

“柳儿……”龙啸想出声解释一下,不然,这五十个汉子,各个都是自信无比。被杨柳儿一说,恐怕不撕了她难解心头只恨。

杨柳儿无奈的摇了摇头,她早就看出了,这一帮人中,有几个人,就是曾经在她和肖翔屁股后面追,被他们戏耍一番后,轻而易举就甩掉的人。

原来,这几人竟然是龙啸天的人。看来,这家伙也并不是那么专心的来找自己嘛……

想到这里,杨柳儿立刻双眼一沉,狠狠的瞪着龙啸天。

龙啸天闭口不语,看向马怀的眼神充满歉意。他可不是故意找个不懂行情的人来羞辱他们,他是想向杨柳儿显摆一下。谁知道,这看起来会点武功的丫头,竟然一点欣赏能力都没有。

杨柳儿在几人当中来回走几步,突然,纵身一跃,只见一个身影往上窜去。不声不响间,杨柳儿竟然就这么平白的消失了。

众人先是一愣,最后抬头,可是,不管他们怎么找,都找不到杨柳儿的身影。

惊疑声顿起,几人眼神古怪,看向龙啸天。

此时,龙啸天眼里充满了兴味。

看来,他还是小瞧了他家的小娘子了。

马怀更是目瞪口呆,刚才,杨柳儿就在他的面前,凭空消失了。不对,不是凭空消失,而是纵身一跃,他们就失去了她的踪迹。

马怀正想上前询问,却见眼前白光一闪,他的脖子上,已然多了一把锋利的匕首。而杨柳儿,终于显现了身形,正倒挂在马怀头顶。

马怀目瞪口呆,不可置信的抬头,看到杨柳儿冰冷的面容,心里一沉。只要杨柳儿手上轻轻一动,她就可以取了他的性命。

龙啸天惊喜的看这杨柳儿,眼中满是赞赏。

“一,一,一根柳……”马怀身后,一个黑衣人颤抖着手,指着杨柳儿,激动的喊道。

“什么?”

“一根柳,王妃是一根柳,你确定?”

“没搞错吧,王妃是一根柳,天啊,我们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失敬失敬,王妃厉害,连马首领都轻松解决,我们刚才还洋洋得意。”

平时严谨的队伍,因为那人的一句话,陷入了史无前例的嘈杂当中。所有人都以崇拜的目光看着杨柳儿,眼中满是敬意,议论纷纷。

而龙啸天,则是挑了挑眉,心下也是诧异不已。不过,看向杨柳儿的目光,还是没有改变的充满了爱意。

“王妃,属下冒犯了。”马怀拱手,单膝跪在已经落地的杨柳儿面前,眼中没有一丝一毫的不敬之处。

“现在,你们该知道你们是多么的一无是处了吧?”杨柳儿眨了眨眼,得意的对马怀说道。

龙啸天则是宠溺的摇了摇头,对于这小妮子得理不饶人的作风个,颇为无奈。

“王妃教训得是,属下愿跟随王妃,恳请王妃多多指点。”马良诚心说道。

龙啸天更是一惊,面上掩饰不住的惊骇。想当初,他以真面目面对马怀等人时,他们都会一脸的不屑。以至于,后来他该换了容貌,露出了真实力,这才使他们心服口服。后来,又花了很长时间,确定他们对他已经是忠心耿耿之后,才表露了自己的身份。

当时,几人还颇为怀疑,认为他不可能有那么高的修为。

谁曾想,今天这小妮子,只露了一手,马怀竟然就心甘情愿的为她马首是瞻。

哎,女人的优势,果然比男人多了不止那么一点点啊……

此时,龙啸天都忍不住的嫉妒起杨柳儿了。

“跟随我就不用了,等你们靠近一个人十米之内,不管是什么环境,都能做到没有一丝声响的时候,我就考虑让你们跟着我这个明主。哎,跟了一个这样的主子,真是白白耽误了你们了……”杨柳儿摇了摇头,两手背在身后,眼中尽是惋惜。

龙啸天嘴角抽搐,恨不得把这丫头拉回房间,狠狠的伺候她的小屁股。在那么多手下面前,竟然那么明目张胆的拆他的台。看来,他是太过宠爱她了,还真是无法无天了呢。

“噗……”难得的,一向严谨的队伍里,竟然不可抑制的大笑出声。一个个看向龙啸天,严重尽是怜悯。也不知道他们王爷上辈子积了多少阴德,竟然摊上这么一个好媳妇儿。

“咳咳……那个,柳儿啊,看在为夫的份上,你就现场指导指导他们吧。”

哼,笑话我,我让你们看看,一群大男人,跟我家小女人的差距究竟有多少。

杨柳儿就等着龙啸天这一句话呢,当即话也不多说,立刻大展身手。

她最在行的,就是隐匿身形。而且,这里树枝茂密,正是她的大展身手的地方。看着杨柳儿是不是的隐藏在树林间,触不及防的偷袭自己的手下,龙啸天心情畅快不已。不过,在此同时,他也深深的意识到这帮人的不足。

杨柳儿轻松就能偷袭他们,而且隐匿身形。可想而知,他们这些人,还真是坐井观天了许久。

龙啸天却不知道,身法能像杨柳儿这么巧妙,这么无声无息的人,在陆远国也找不出三个。

一直玩到太阳落山,杨柳儿才意犹未尽的从密林里走了出来。当然了,对杨柳儿来说是玩,可是对于马怀等人确实胆战心惊的惊险游戏。他们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能有一个人,在他们五十人中来去自如,并且时不时的进行偷袭。

要是对方是他们的敌人,他们早就已经全军覆没了。

龙啸天看了几人一眼,他们都知道龙啸天的意思,当即低下头,再也不敢流露出一丝一毫的傲慢之心。

笑话,当着他们主子的面,被一个小姑娘戏耍了一个下午,他们还傲得起来么?现在紧要的任务,就是希望能在王妃下次光临的时候,抵挡住她的偷袭。

两人行走在山间小路上,杨柳儿像一只小雀一般,快活的蹦来蹦去。

“开心吗?”龙啸天问道。

“开心。”杨柳儿点了点头,两人手牵着手,往王城走去。

这日,龙啸天进宫与君主议事,杨柳儿没事干,又到往城外找了马怀等人讨教一番。当然,从马怀等人身上,杨柳儿也学到了很多东西。比如,近身攻击方面,马良竟然比她还精专。这当然引起了杨柳儿的兴趣,当即两人就在密林里进行了比试。

不过,马良虽然招式都比杨柳儿狠戾快速,却碍于身法没有杨柳儿灵活,每次都吃了亏。而杨柳儿,自然也知道,她能打赢马怀,全靠身边的那些树枝。要是在外面,两人正面对抗,她绝对不是马怀的对手。

如此,就可以看出,杨柳儿却是取巧了。不过,取巧也是一个本事吧。

太阳下山之前,杨柳儿早早就山上下来。

一旦身边没人或者没事做的时候,杨柳儿才深深体会到自己对龙啸天的依赖。

“柳儿。”

走在城里,身后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杨柳儿不禁蹙起眉头。自从上次唆使人上王府讨要休书一事之后,肖翔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她还以为,他总算意识到自己的不足,回去面壁思过去了呢。

“嗨,小翔子,好久不见了。”虽然心里不怎么喜欢,可是,对方毕竟是自己的伙伴,杨柳儿并没有在面上表露自己的不耐。

“柳儿,最多还有三天,你就是我的人了。”肖翔喘着气,可以看出他的激动。

“什么?你说什么?小翔子,你没搞错吧。”杨柳儿挠了挠耳朵,问道。

“没错,柳儿,你没听错,你就等着吧。”肖翔说完,与杨柳儿擦身而过,又再度跑去。

杨柳儿疑惑的看着肖翔的背影,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般。只是,她呻吟许久,却想不出肖翔究竟想打什么主意。不过,肖翔的身份,却引起了她的好奇。暗道,明天一定要让马怀查一查此人的身份。

“喂,小翔子,等等。”杨柳儿突然想起什么,朝这肖翔的方向追去。

“你说什么三天?”肖翔的个性她也大致有所了解,他不会平白无故说什么三天之后。难道说,三天之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魅世狂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魅世狂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魅世狂妃

魅世狂妃

  • 来源:有书阁
  • 时间:2019/6/25 3:25:37

一朝醒来居然穿越成为下堂妃?想我堂堂神偷杨柳儿,怎可屈居男人之下。最终却成为了一代魅世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