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爱阅读—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 > 恶魔总裁傲娇妻 > 恶魔总裁傲娇妻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第19章博物馆来的电话

恶魔总裁傲娇妻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第19章博物馆来的电话

发表时间:2020/10/18 20:34:36来源:有书阁热度:

《恶魔总裁傲娇妻》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总裁类型小说。小说主要讲述:“好啊,反正我已经很久没有去北京看老师和师母了,这一次就去北京看看他们,顺带也去看看你。”洛烟满口答应,并与她约定了时间...

恶魔总裁傲娇妻

清晨,阳光透过乳白色的帘子照进来,帘纱飘动,落在洛烟露出来的光洁的手臂上,床上一对璧人相拥而眠,浅浅的呼吸萦绕在耳旁,杜宇略微动了动。

看着躺在臂弯的洛烟沉睡着,安安静静地躺在自己怀里,他唇角一弯,这是他的妻子,真正意义上的妻子,亲密接触,水乳交融的妻子。他终于完完正正地拥有她了。

正值周末,所以洛烟这一觉醒来已经不早了,她浑身酸痛地从床上爬起来,换好衣服,洗漱一番,才慢腾腾地下楼。

楼下的餐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餐,热腾腾地冒着气,厨房里还有人在不停地走动,洛烟拉开椅子坐下,等着杜宇出来便一同用早餐。

“起来了,我熬了红枣粥,你多喝点,昨晚辛苦了,”杜宇端着两碗粥出来,将碗放在她面前,笑吟吟地说道,很快,就看到对面坐着的女子涨红了脸,嗔怒地瞪了他一眼。

早餐快要结束的时候,洛烟放在桌边的手机响了,她握着勺柄的手一颤,将手机拿过去看了一眼。这是北京博物馆的电话,难道是师兄师姐们有事找她?

“喂,你好。”洛烟划开屏幕,接通电话。

那边传来一个清丽的女声,“喂,洛烟,我是许师姐。”

“哦,许师姐,最近还好吗?有什么事要我帮忙吗?”

这位许师姐是高她两届的同为北师大历史系的学姐,两人在文学社相遇,当时许师姐是文学社的社长,刚刚招新,她就去报了。

许师姐因她进社后表现出色,又出版了几部作品,就让她做了部长,两人的关系也越来越好。许师姐毕业后就去考研,还是本专业的研究生,读完后就去博物馆工作了。

但她们一直没有断过联系,洛烟有事情的时候也会给她打电话让她帮忙。但不知道许师姐这次打电话来是有什么事情?

许师姐的声音凝滞了两秒钟,才传过来,“你最近有没有时间,师母近日考古发现了一个古代陵墓,是清朝的,想让你去帮帮忙。”

“好啊,反正我已经很久没有去北京看老师和师母了,这一次就去北京看看他们,顺带也去看看你。”洛烟满口答应,并与她约定了时间。

事情办妥了,许师姐也松了一口气,就连语气也欢快起来了,“那好,谢谢你啊,来的时候我请你去吃好吃的。拜拜。”

“师姐再见。”

许师姐挂掉电话,又翻开电话簿给老师打了电话,跟他说了这件事。

洛烟打完电话,将手机放在一旁,继续吃早餐。吃完后她收拾好碗筷,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杜宇穿好衣服,正在系领带。她从杜宇手中接过去,帮他系好,整理整理衣服。

“今天是周六,怎么还要去上班,很忙吗?”洛烟皱着眉头,很是不解,却让杜宇听出另一层意思。

杜宇吻了吻她的唇角,嘴角带着微笑,“怎么,舍不得我,那跟我一起去。”

“去你的,赶紧走吧,我还忙着呢?”洛烟推了他一把,笑骂道。她就象征性的问了一句,他还往上赶了。

杜宇淡笑不语,拿起茶几上的车钥匙,摸摸她的头,“我要跟姜璐谈合同,还有几份合作要谈的,不然,我拿什么养你们母女两呢?”

他的话说的倒是有意思,即便是他们两个人都不工作,杜宇的资产也够养活他们三人几辈子了,反倒从他的嘴里说出来他好像很穷似的。

“哦,对了,我今天晚上回来可能会很晚,你自己一个人吃饭,可不能随便凑活。溪溪在洛家玩的乐不思蜀了,暂时还不回来。”杜宇临走前还叮嘱了她几句,才去了公司。

偌大的房子空荡荡的就只有她一个人,洛烟从橱柜里拿出一大袋零食:饼干,巧克力,薯片,山楂之类的放在茶几上,从书房拿来她的笔记本电脑,盘腿坐在沙发上,就可以更文了。

QQ头像闪了闪,洛烟将文档保存了,点开QQ,看到编辑给她留的言:Cathrine,你的书已经出版了,按照你的要求给你邮了五本书回去,还有上次跟你说的那个编剧将你的书推鉴给导演,导演看了后说要拍成电视剧,让我跟你约个时间,尽快给我回复。

恶魔总裁傲娇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恶魔总裁傲娇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恶魔总裁傲娇妻

恶魔总裁傲娇妻

  • 来源:有书阁
  • 时间:2019/6/16 6:18:17

多重身份的豪门千金,遇上冷傲无双的霸道总裁,在下属眼里,总裁就是恶魔,坑人于无形之中,而在老婆眼里,恶魔总裁就是个妻奴。“总裁,夫人去了大学教书,第一天就被人告白了。”“我知道了。”第二天他就去老婆的教室听课,帅哥吸引了一大片人来听课,教室里坐的满满当当。“老婆,你怎么不讲课呢?”他似乎是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晚上睡觉前,她让他跪在遥控器上,要是台跳了,就去睡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