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爱阅读—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青春 > 梦到寻梅处 > 《梦到寻梅处》小说吧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梦到寻梅处》小说吧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19/7/27 3:34:53来源:快阅热度:

《梦到寻梅处》是剧情极佳的青春风格小说。主要讲述:风心月微一挺胸,说道:“本姑娘姓风名心月。”洛阳城谁不知风清月明,只等这个不开眼的人赔礼求饶。...

梦到寻梅处

  “你那么高深的武功……”

  “我不偷不抢,武功有什么用。”

  他无言以对,只好过着烧饼加凉水的生活。水深火热啊,又不敢说他来付帐。

  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

  秋念笛似笑非笑看他一眼,他的肚子非常配合地发出咕噜声,脸一红,乖乖上楼坐下。

  秋念笛望着眼前狼吞虎咽的青年,微微笑着,神思却回到多年前。最近是怎么了,总是想起一些早说要忘记的人和事。

  那个孩子的眼凄厉而绝望,但饱餐一顿后却多了些柔和,他的笑容还未染上权欲和阴沉,显得那样简单和纯真。

  真的不悔吗?心底又出现这个声音,看着他沉沦,看着他远离。不愿再提起他的名字,却总在不经意间想起那一丛在风中摇曳的竹子,青竹。

  风淮思用最快的速度横扫餐桌一遍之后,忽然发现秋念笛并未动著,抬头一看,见他正直直望着自己。

  心头一跳,几乎要喊出来,却发现他眼神迷惘,好像看着他,又好像透过他看着不知名的远方。这个飘逸出尘的人也会有心事?

  秋念笛几不可闻地轻叹一声,收回心思。看风淮思满眼诧异地望着他,笑道:“你吃完了?”

  风淮思回过神来,说道:“吃完了。”忽然结巴起来,“你……要不再点一些菜?”

  秋念笛道:“我不饿。我们走吧。”

  走出太白楼,秋念笛张开手心,两个铜板孤零零躺在那里。

  “这是我全部家当了。”

  招手唤来小贩,买了两串糖葫芦,塞给风淮思一串,笑道:“好了,我真是不名一文了。我把所有家当拿出来,你是否也要有所表示?”说完扬长而去。

  风淮思呆立半晌,终于明白过来,摇头道:“想让我出钱说一声就是,打什么哑谜。”

  洛阳。

  风淮思驾着马车经过洛阳西门的时候,情不自禁甩了甩马鞭,挽个花。走的再远,家总是不一样的。

  回头看看,车帘内悄无声息。四海漂泊,连个家都没有吗?风淮思的兴奋熄灭一半。他总是笑的那样漫不经心,从来都不会想家吗?秋念笛,到底有怎样的过往。

  前面街口的喧闹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只见十字街口的人里三圈外三圈,围了个水泄不通。仔细辨认,圈内有打斗声传出,人群不时爆出几声喝彩。

  一年没回来,洛阳街头就这样混乱了,明目张胆在风府的领地里闹事。风淮思心下好奇,正准备和秋念笛说一声就去查看,却见秋念笛早已在车下。

  风淮思奋力挤出一条通路,忽然愣住了。圈内打斗者之一,竟然是小妹心月。她的对手是一个铁塔般的汉子,不过只有一条腿,铁拐、单刀齐施,和风心月的淑女剑斗的不可开交。

  风府几个家丁在一旁助阵,却没有意思上前,也没有必要,即使不是风淮思这样的行家,也看的出那汉子节节败退,眼看就要输了。

  风淮思没有动,自家小妹没危险,她又向来心高气傲,等她赢了再出面不迟。

  风心月听着满耳的喝彩声,大是得意,也渐渐有些不耐烦。回风一舞,挑开对手阻挡的铁拐,顺着单刀走势一剑劈下。将至脖颈,心一软,划向他的肩膀。

  风淮思见此剑一出,便要出去阻拦,女孩子剑上沾血可不是什么好事。心念刚动,场中却是形势大变。

  一个蓝衣人站在那大汉前面,风心月连退数步,剑已落地。

  风淮思停下身形,却有些心疼小妹受挫,只是不好出面为她讨回场子,因为那个人是秋念笛。暗叹一声,决定静观其变。

  风府家丁刷的拔剑,涌上前来,站在面色惨白的风心月身后。围观众人见突起变故,不由得鼓噪起来。

  秋念笛旁若无人转身对着那大汉,问候道:“一别经年,彭兄别来无恙?”

  彭姓大汉在鬼门关上转了一圈,呆立一刻才看清救命恩人的容貌,纳头便拜:“公子二次相救,彭大雷肝脑涂地也还不清这恩情。”

  秋念笛扶他起来,看到他脸上挂着的一行浊泪,心下惨然,叹道:“天下之大,竟容不得你吗?你暂时跟在我身边好了。”

  彭大雷又要跪拜,被秋念笛拦住。只得低声说道:“谢公子收留。”

  却听得一声清斥:“你是什么人,竟敢管本姑娘的事。”

  风心月被秋念笛一指弹在剑身,连退数步不说,更把心爱的宝剑也掉在地上。众目睽睽之下,如何按耐的住。一回过神,马上声讨。

  秋念笛转过身来,看见风心月被怒火烧红的脸,微微一怔,她的面容好熟悉,但很快把这念头抛开,冷冷说道:“天下人管天下事,不知姑娘的事为何管不着。”

  风心月微一挺胸,说道:“本姑娘姓风名心月。”洛阳城谁不知风清月明,只等这个不开眼的人赔礼求饶。

  秋念笛仰头打个哈哈,说道:“原来是风府的人,果然好威风。”

  风心月再迟钝,也听出其中的嘲讽,气的发狂,就要上去拼命。忽然被一只沉稳有力的手拉住。“小姐稍安勿躁。”连声音都沉稳的听不出情绪。

  风心月顺从地停下来。风四护卫,风府中大哥之下的头号高手,连二哥也逊他少许。他总会在她最危急的时候出现。

  “风四向阁下请教。”风四毫不花巧地摆出一个进手的招式。

  风淮思见事情越闹越大,就要上前排解,忽然看到秋念笛向这边一扫,似笑非笑,却没有杀意。稍微松口气,这位心思难测的秋公子不是刻意挑风家的场。

  秋念笛嘴角向上微勾,说道:“难道世上的事就没有个理字?风清月明原来是仗势欺人得来的名声。”

  风四悚然而惊,敛手身侧,沉声道:“公子说的是。”回首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风心月原以为来了靠山,不料被那人一句话堵了风四的口,眼泪不由自主往出涌。咬咬牙,指指一个家丁:“你说。”

  那家丁向风四行个礼,直起身说道:“我们陪小姐上街,走到这里,小姐想挑些小玩意,就停下来。忽然听到旁边有人惊叫。回头一看,这位大婶指着一个小贩,神色张皇,显然是受了大惊吓。小姐一见,上前问话,那大婶已经说不清话,只说他他他……”

 

梦到寻梅处

梦到寻梅处

  • 来源:快阅
  • 时间:2019/5/7 19:15:47

那一刻,他明白了冥冥中的定数,用尽一生去怀念这一场孤寂惊艳的舞;那一刻,她忽然明了,纵然可以参透世事荣华,却逃不开爱恨情仇织就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