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爱阅读—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 > 毒帝本是女儿娇 > 毒帝本是女儿娇小说精彩章节阅读第12章私会

毒帝本是女儿娇小说精彩章节阅读第12章私会

发表时间:2020/9/17 16:22:21来源:掌中云热度:

《毒帝本是女儿娇》是一本剧情极佳的婚恋类型的小说,主要讲述:欢儿动作一顿,道:“夏家的千金?”她蓦地睁大了眼,惊恐道:“夏家小姐素来端庄得体,不想背地里竟是这样不庄重的人!月夜与男...

毒帝本是女儿娇

因面上晕红,楚云娇说要吹吹风醒醒酒,便由欢儿陪着,开始往方才所见夏梦泽离开的方向走。

她隐隐觉得,今日有什么隐藏在水面之下的东西,即将浮现出来,不自觉便加快了脚步。

行至一座假山旁,忽然听见前面有低低的说话声传来。

楚云娇对欢儿使了个眼色,两人轻手轻脚地上前,贴近了假山壁。

今夜宫中布置了许多灯笼,加上月光明亮,倒是也看得清楚。那假山内部被挖空,能容两三人。而两座假山之间有一处凹槽,同样能容人,正是楚云娇所处的这一处。楚云娇悄悄探出了头去,恰见到里面两人贴得极近,竟像是……抱在了一处!

她猛地将头缩了回来,紧紧贴在假山壁上,心怦怦直跳。

她的眼睛瞬间变红。

方才见这两人相继出来,便觉有异,但她从未想过,原来萧治与楚云娇,竟是这样的关系!是从何时开始的?在萧治与自己订婚之前,还是之后?她只觉自己仿佛落入了一场滔天的阴谋中,浑浑噩噩不知所处何处,却原来早就被人算计。

萧治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这毕竟是宫中,如此不好。”

夏梦泽嘤咛了一声,像是不大清醒,道:“人家方才喝了些酒,有些头晕嘛。你总是这样正经做什么,未免显得太无趣。”

萧治无奈道:“好了好了,你我许久未见,可曾想我?”

夏梦泽轻笑了一声,道:“不想。汪家那件事都过去那么久了,你也不知道来找人家,想你作甚!你倒是说说,你何时同皇上请求赐婚?”

萧治道:“我与你汪婧萱的婚事作废没多久,如此心急,反倒引人怀疑。你放心,我萧治既倾心于你,此生便不会变心。对了,今日有一事很奇怪。”

被夜风一吹,夏梦泽的声音似乎清醒了些。

“何事奇怪?”

萧治思忖片刻,道:“今日我见到那公主,她看我的眼神很奇怪,像是……十分痛恨于我。”

假山里沉默了片刻,夏梦泽道:“怎么会?你与她没有任何交集,她应当是连你是谁都不知的。不过,她近日风头正劲,方才看皇上的态度也是对她颇为宠爱,方才爹爹同我说,要我这两日进宫会会她。”

两人又说了些什么,夏梦泽似乎又撒起了娇,连着问萧治是她漂亮还是公主漂亮。楚云娇轻手轻脚地离开了那处,走到了凉亭之中。

她满面冰霜,方才听到的事,如同一桶冰水,将她冻得体无完肤。

原来这二人,一早便私定终生了。

当初一纸圣旨下,将她与萧治绑在一处,她听爷爷的意思,萧治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虽对他没有什么感情,但私下里,还是有些欣喜的。

毕竟这世上的女子,总希望自己的如意郎君,能是个不同凡响的人。

如今看来果真不同凡响。

非但在与她有婚约之时同旁人私通款曲,还联合夏梦泽迫害了自己一家。

楚云娇的手指深深抠进肉中,有血珠冒出来亦不自知。还是欢儿眼尖,一下子将她的手掰开,心疼道:“公主这是怎么了?方才那两人是谁?公主认得吗?”

楚云娇任由欢儿替她擦着手心的血珠,面无表情地道:“如何不认得?那女子,便是本宫那远房的表姐,夏家的千金啊。”

欢儿动作一顿,道:“夏家的千金?”她蓦地睁大了眼,惊恐道:“夏家小姐素来端庄得体,不想背地里竟是这样不庄重的人!月夜与男子私会,未免太过荒唐!”她又疑惑道:“只是公主为何如此……公主认得那男子吗?”

话一出口便觉不妥,欢儿打了一下自己的嘴,道:“瞧我说的什么话,这样的登徒子,公主怎么会认得!公主莫不是还未醒酒?可有头疼脑热?回宫让奴婢为您煮碗醒酒汤吧?”

夏梦泽眼中已恢复了平静,她看着面前黑黝黝的水面,道:“我还想吹吹风,你去取吧,让本宫一个人待会。”

欢儿觉得不妥,但自家公主如今已是说一不二的性子她也无法说什么。于是道:“那公主在此处小心些,奴婢速去速回。”

她走得匆忙,没有留意到一人自灯火通明处走来,去的,正是那凉亭的方向。

正是因不喜觥筹交错的氛围,出来透气的郁晟。

毒帝本是女儿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毒帝本是女儿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毒帝本是女儿娇

毒帝本是女儿娇

  • 来源:掌中云
  • 时间:2019/6/13 13:44:57

大楚唯一异姓王之孙女,自幼荣宠加身,养在深闺不知愁滋味。一朝家族轰然倒塌,通敌叛国的罪名下来,全府一百多余人,满门抄斩。她求,却见昔日未婚夫将爷爷屈打成招致死;她争,却被刑罚加身,幕后真凶浮出水面,竟是她以往最为看重的闺蜜。带着滔天怨恨离世,一朝醒来,却已成了大楚唯一的公主。天既不肯让她就此死去,她便以这新身份,重新活下去。阴谋一桩连着一桩,设计一件连着一件。所有真相浮出水面,她发誓,前世的仇怨,连同这个可怜公主所受的屈辱,她都要一一讨回。所有负她的,必定悉数讨还;所有害她的,必定加诸彼身。这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