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爱阅读—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执念花开 > 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执念花开在线阅读第11章.十剑透骨

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执念花开在线阅读第11章.十剑透骨

发表时间:2019/10/10 3:25:42来源:快阅热度:

《执念花开》是文笔极佳的言情风格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祭剑台,悬崖边,三尊剑鼎,君徽被捆绑跪地,玉念告知,“这三口鼎,中间那鼎本来是祭拜赤魂所用之鼎,可如今却因为你,赤魂下落...

执念花开

许君徽奋力游出楼兰亭,可以说是用尽所有的力气,湖太大,要不是她求生意识坚强,估计好几次都使不上劲儿。

  君徽寻思着刚才那位男子,简直跟薄玉念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只是比玉念眼睛里多了那么一股坚定,他是谁?君徽想了半天,决定回南阳宫告知师父,天下能有如此相似之人,这二人必定有关联。

  南阳山下的小镇上,君徽大摇大摆地走着,心说,“不管见到师父,他处死我也好,要我活也罢,今日所见我一定要告知师父。”不远处南阳宫几个弟子转悠,许君徽凑了上去,弟子们大惊,便拔剑摆阵困住许君徽,君徽略扫了一眼说道:“带我去见师父!”

  弟子们面面相触,领头的两人互相看了看。互相点头,示意弟子退下,弟子们收剑退后,几个弟子带他到玉念冰耀他们在山下住的客栈。

  君徽刚一进门,皓娣,冰耀,玉念,看到君徽一脸惊讶。

  薄玉念看到君徽没气得岔气,“好你个逆徒,你敢回来。”

  君徽“扑通”一声跪地,双手扣拳,“师父,弟子回来有事相告。”

  “你能有什么好事?”玉念生气道。

  冰耀轻拍玉念的肩头,“先别生气,先听听君徽怎么说。”

  皓娣则是依偎着玉念,拍了拍玉念胳膊,安抚着。

  “你且说来。”玉念缓和了语气,但眼神依旧生气。

  “弟子在寒牢被一男子劫持,这男子带着面具,徒儿好几次想逃都没成功,今天徒儿趁机卸下他的面具,逃了出来。可这男子却像极了师父,简直一摸一样。”君徽跪地说着,却也没吐露妙华的事情,她想既然主犯是面具男,就没必要再牵连其他人了。

  “果然是薄玉恩!”玉念双手背后,肯定道,寻思了许久转身又问:“那是不是他盗走赤魂剑?”

  “徒儿几番试问,他都未承认,是不是徒儿也不知道。”

  “是不是他,我早晚要跟他针锋相对。”玉念说道。

  “君徽,来起来。”冰耀双手欲扶君徽起身。

  却被玉念一声喝下回去,“胡说!你就编吧,他谁都不抓,唯独抓你,你跟他到底什么关系。”玉念的表情越来越僵硬,抖手指责着。

  君徽直晃脑袋,“弟子跟他毫无关系,弟子从来都不认识他,更不知道他是谁。”

  “那你跟他相处这几日,他有没有告诉你他叫什么名字?”冰耀温柔的问道。

  “他说他姓郭,没有说叫什么。”君徽回答道。

  “这是他母亲的姓氏。”玉念很平静,想起了当年的往事,追究起来,到底是自己对不住弟弟薄玉恩。

  君徽跪的已经双腿发麻,冰耀扶他起来落座,玉念气消了一大半,还是觉得不对劲,这薄玉恩,为什么要抓许君徽,实在是令人费解。

  玉念表示,虽说君徽已经全招,但是这件事毕竟跟君徽脱不了干系,命明日回南阳宫受罚,接受弟子们十剑刺骨双膝。

  冰耀虽说心疼君徽,但毕竟是玉念的弟子,由他处置最不为过。

  次日众弟子回南阳山,此事,报告了沈宫主,沈宫主表示以后南阳所以大小事务交给冰耀玉念,不必告知自己。

  祭剑台,悬崖边,三尊剑鼎,君徽被捆绑跪地,玉念告知,“这三口鼎,中间那鼎本来是祭拜赤魂所用之鼎,可如今却因为你,赤魂下落不明,今日你需受弟子十剑穿膝刺骨之痛,减轻罪孽。”

  “弟子愿意受罚。”君徽庄重地回答。

  只听“啊”一声,君徽疼的附身弯腰,一剑下去,膝盖上侧剑口血肉翻了出来。旁人都看了揪心了一番,几乎歇着头不敢多看一眼,剩下九剑亦是如此。十剑完毕君徽疼痛昏睡。 玉念扔了手中长剑,又让君徽祭拜半个时辰之后,在回去养伤。

  玉念与众人离去后,皓娣留了下来说是看看君徽,她打量了一番复杂的心情一涌而出。君徽双眼模糊,渐渐醒来,隐约睁眼看到皓娣,“师姐。”

  “君徽,你为什么要回来呢?你走了多好。”

  “师姐,此话何意?”君徽忍着疼痛问道。

  “因为你,南阳宫上下不得安宁,因为你,玉念至今不能跟我成亲,你回来做什么?”皓娣显得有些恨意,抓住君徽的衣襟,两人僵持在悬崖边上,皓娣忍不住泪水,哭了出来,“我知道你喜欢玉念,可他并不喜欢你,你还懒在这干嘛?”

  “师,师姐,师父她始终选的是你,你又何必在意?”

  “当然在意,只要你出现,他就没好好过,你若为他好,不如就走吧!”

  “师姐怎能赶我走呢?好歹我也是师父弟子,至于师父如何处置我是师父的事。难道我连待在他身边的权利也没有吗?”

  “你不要说了,我讨厌你出现在他面前,讨厌你含情脉脉注视着他。”皓娣情绪激动,动作幅度略大,使了把劲儿,一不小心把君徽甩下悬崖。

  只听“啊”一声,君徽已经不见身影。

  祭剑台建立在悬崖上,悬崖下面是死湖,掉下去必死无疑,这许君徽又受了重伤,估计已经死摔了。

  皓娣哆嗦了许久,迟迟没反应过来,嘴里嘟囔着什么,“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我。”

  她跑去大殿告知玉念,“师父,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怎么了?”玉念一只胳膊揽住发抖的皓娣问道。

  “我杀了许君徽,我把他推下悬崖。”

  冰耀,玉念,听了很震惊,面面相触,良久,玉念轻声对皓娣说,“别怕,既然你不是故意的我不怪你。”

  “什么?玉念,你”冰耀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师兄,现在已经没办法了,难不成你要我把皓娣也推下去?一命抵命不成?”玉念本来就对这个徒弟不待见,虽说死了可惜,但也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罢了,玉念,君徽待你如命,冒死回来受罚,也要告诉你他在外面发生的一切,可你呢?处罚不成,如今又掉下悬崖,你又这般安静,让她九泉之下情何以堪?”冰耀情绪略显气氛,从衣襟里掏出君徽之前给他的那个红色琉璃瓶,塞给薄玉念,“这是她留在世上唯一的遗物了,我现在把它交给你,你若在丢掉,就真的太过分了。”

  玉念接过红色琉璃瓶,低沉的声音道:“师兄,对不住,我没想太多,可是皓娣也被吓着,放心君徽留的东西,我定会保管好。”

  “那就好,算你有良心。”冰耀说完就走了。

  玉念拍了拍皓娣,“没事了,我扶你去休息吧。”说着就把皓娣扶回寝室。

  玉念准备离去,皓娣抓住玉念的手,“玉念,你不会怪我把君徽推下悬崖吧?”

  玉念另一只手扣上去紧握皓娣玉手,“怎么会,那都是她的定数。”

  “那你会内疚吗?”

  玉念“嗯”了一声回答道:“嗯,会,毕竟是我把她变成这样。好了睡吧,明日师兄跟我们还要去找君徽所说的楼兰亭,或许赤魂在那里。”

  “嗯,去吧。”皓娣有些失望,复杂焦急的心却什么字都吐不出来,只能憋在心里,默默承受。

  玉念转身离去,带上门。就因为赤魂失窃,玉念每天忙里忙外,甚至很多时候疏忽了她,她一直在等着玉念——

  许君徽:我擦金皓娣你故意的吧

  皓娣:我不故意推你一把,你早死了

  许君徽:哦,那我谢谢你

  妙华:又有新消息给主人了

执念花开》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执念花开】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执念花开

执念花开

  • 来源:快阅
  • 时间:2019/3/31 14:39:00

中原群雄四起,谁得到赤魂,谁就可以称霸天下。 许君徽年少时一家遭遇天都教杀害,许君徽母亲留下遗言请女儿到南阳宫务必要毁了南阳宫的镇宫之宝赤魂剑,若不毁掉,许君徽将来性命堪忧,之后君徽被送到了南阳宫,在打探赤魂的下落,却倾心一位男子,那就是自己的师父薄玉念。 但是在暗处里一直有个人默默地关注着许君徽的一举一动,而这个正是君徽师父的亲弟弟薄玉恩,最终君徽在调查赤魂的时候被师父抓了个正着,打入牢内,被薄玉恩救走之后,君徽的罪名从此就洗不清了,在南阳宫她受了南阳宫的酷刑,十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