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爱阅读—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 > 极品老婆 > 极品老婆小说全文精彩试读第20章20、床上的男人

极品老婆小说全文精彩试读第20章20、床上的男人

发表时间:2020/6/2 9:57:13来源:浅悦热度:

极品老婆

别急等一下下嘛。”青叶柔将电话掐了。

    靠,这还不急?都走到门口来开门接电话了,听说我在外面便又倒回去,去干什么?除了要掩盖一些东西还能干什么?

    雷宇天伸手去握门把手,连拉几下,果然,门是锁着的,拉不开。

    雷宇天无奈地抬起脚。原本,他是不想公然踹门的,好歹这是妻子的场所,总不能让她在自己员工面前下不了台。然而,既然已经这样,也没办法顾及那么多了。

    抬起的腿眼看就要踹在门上了,一直站在身后的小雯脸皮颤了一下,一把拉住雷宇天。

    她的力气没法跟雷宇天相比,自然是拉不住雷宇天,但却将他那踹出去的一脚拉偏了,没踢中门,而踹在了墙上。

    “雷哥你别急,她出来之前,总得跟病人打个招呼吧。”小雯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白色的卡,往门上刷了一下,“我这有卡,这门我帮你开就行了。”

    果然,门应声而开,小雯率先要进入治疗室,却被后边的雷宇天抢了先,直接挤入治疗室。

    快步往里走,然而才走了一步,就与正站在门口的倩影差点撞上。

    “老公,有急事吗?”倩影自然是青叶柔。妻子在粉红朦胧的灯光中扬起脸,一双眼睛亮亮地看着他。

    “怎么走到门口又不开门了?”雷宇天生气地问。

    “突然想到音乐还没关呀。那声音你也知道的,总不好打开着门,让它一直往外飘吧。”青叶柔看雷宇天一脸怒气,脸上也就有了些许委屈。

    雷宇天这才注意到,刚刚在电话那头还沸腾着的呢喃音已经低了下去,但并未全停,如蚊蝇般在房中若有若无、若隐若现。

    “真的是去关声音吗?”雷宇天穿过妻子,直接往治疗房更里边走去。

    “这就是你的女患者?”雷宇天哭笑不得地指着一道屏风般的透明玻璃,玻璃后是一张粉色小床,床上是一个年龄看来也就三十来岁,但却提前谢顶得比较厉害的长脸男人。

    “这次不是,但上次真是女患者。”青叶柔小声嘟囔着。

    “继续编。”雷宇天看向妻子的目光变得有些冷。虽然治疗室精心装扮的氛围馨香流转,屋子里的灯光也妙曼如纱,但,如此温柔乡,却如剜心刀。雷宇天只觉得难受。

    “又要换医生吗?这次换男医生?刚刚蒙头听了那么久都没反应,男医生怕就更不行了!”床上一直躺着的谢顶男一副还没搞清状况的样子。见音乐突然慢慢变低了,然后又见有个年轻男人走到他床边,他便伸手指指自己的裤裆,一脸的功败垂成。

    顺着他的手指,雷宇天这才注意到,这家伙那地儿居然一马平川。那种血脉贲张的声音正常人一听便都会沸腾起来,而他关在治疗室这么久,居然死水无波。

    然而,雷宇天却不觉得这么简单。男人死水无波,可能是确实有病不振,但也完全有可能是刚刚已经倾泄完毕了,处于战后状态。

    抄起床边的垃圾篓。妻子一再的刻意相瞒,已经让他不惮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事情的真实脉络。所以,他决定看看垃圾篓。如果妻子与他真发生过什么战事,那么,至少会留下安全套包装袋的。

    然而,垃圾篓空的,什么也没有。

    雷宇天不管。他像头被激怒的困兽,四处再找。找不到什么,便去揭粉色床单。床单原本倒是整洁得很,被他一揭,顿时凌乱,皱纹四起。

    但,床单下依然什么也没有。

    “干什么,青医生他是谁,不是这里的医生吗?”谢顶年轻男人不知所以地问。

    “唉。”青叶柔轻叹一声,“你别找了,我就是很正常地给他做个治疗而已。而且原本是其他医生手上的病人,因为没什么起色,我才开始介入的。”

    “不管怎么说,男患者女患者你还能分得清楚吧?”虽然没找到什么,雷宇天的怒火却丝毫不因此减弱。

    “确实,是我不好,我电话里不该说是女患者。还有,我承认,那天的治疗也是他,但其实又不只是治他。总之,我当时不想说那么详细,就是怕说多了,你反而更加起疑心。我怕你想多了,又会犯头痛。”青叶柔解释道。

    “我现在就不头痛了?”雷宇天反问。

    “我……”青叶柔欲要再开口解释。

    “雷哥,我听您说的,是不是对叶子姐有误会?”一直跟在后头没作声的小雯抢着说话了,“参与治疗的,并不是叶子姐一个呀,我前后也都在的。”

    “怎么不是一个,你们一直就是一对一治疗,当我外行就不知道?”雷宇天没好气地打断。

    “一直都是一对一治疗没错。但叶子姐自己却很少这样。她每次面对男患者的话,都会叫上我们其中一个,陪她一同进治疗室的。我们能看得出,瓜田李下,她就是不想发生什么说不清的误会呀。”雯子道。

    “可刚刚就她。”

    雯子:“不是的。从陪着病人进来,我就跟着一起的。中途我接到个电话,你也知道我肯定不方便在那个特制的声效下通话了,就拿着手机走出去了一小会儿。就那一小会儿您来了,您在外边看见我的时候,我就是接完了电话,正准备回这房间的。要不然,我怎么袋里还揣着卡,一刷就帮你开了门呢!”

    “你真能说。”雷宇天投去佩服的一瞥。

    “不是……我说真的。”小雯将雷宇天稍为往旁边拉了拉,低声说,“还有,你说的上次我大概也猜到怎么回事了。上次这位先生是同他老婆一起来的,他老婆那方面很冷淡,他一直得不到正常的夫妻生活,久而久之也出了毛病。现在这两夫妻在男女方面都冷淡得很,毫无兴趣,是家里老人怪他们一直没孩子,才逼着他们来治的。所以,叶子姐说她治疗的是一位冷淡症女患者,其实也没骗你。估计是怕你误会,所以只说了一半。”

    “看见的这次就是一名男患者,没看见的那次就是夫妻同治。是这个意思吧?”雷宇天嗤之以鼻。

极品老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梅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梅花文学)或者(mei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极品老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极品老婆

极品老婆

  • 来源:浅悦
  • 时间:2019/4/1 23:27:54

人有三急,雷宇天抱着巨大的盆栽从一楼到五楼,来来回回。第五趟抱到二楼转角处时,一眼瞥见灰黄的楼道尽头有一个厕所,一时勾起憋了许久的尿意。放下盆栽,快步走到厕所前,却又猛抬头发现厕所侧边,另还有走道,通往一间粉色木门房间。在整个灰蒙蒙暗沉沉的城南监狱,竟然有这么一扇粉色的木门,这让雷宇天瞬间有一种说不出的违和感。更加违和的是,一阵令人想入非非的奇怪声音,像磨盘推动着流水,关也关不住地,从粉色门内涓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