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爱阅读—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青春 > 敌逢对手 > 《敌逢对手》完结版精彩阅读

《敌逢对手》完结版精彩阅读

发表时间:2020/9/17 14:31:18来源:快阅热度:

《敌逢对手》是文笔极佳的青春类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王桂香尴尬地笑道:“爹,我这有点事儿和您商量。”...

敌逢对手

季和饶有兴趣的打量让巫师一阵心慌,她把被人拆穿的恐惧心情当成是木依吉给她的警告——这个男人将要搅和得全村不得安宁。巫师的手不停地摇了起来,羊头伴着铃铛声左右摇晃。李叶大惊失色赶忙站起来去搀扶巫师。

  他的起身暴露了原本蹲在他背后的一个东西,一个足以让季和紧张的东西。

  难以相信的是在喇叭的旁边,有只鬣狗正蹲坐在那里,它哈吃哈赤的吐着舌头,两双冒着幽光的眼睛紧盯在李叶的身上。

  这是一只【感性】!季和不会认错,它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放了出来,显然是主人不惧它会引起什么样的影响。鬣狗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潮湿的鼻头,季和一下子揪起了心,他把单反从脖子上拽了下来,挂绳在手腕上绕几圈。

  李叶急道:“您这是怎么?好端端的怎么了这是!”

  “是木依吉!是木依吉再告诉我你们有危险!”巫师毫无形象的大叫着,她长长的指甲在李叶的手臂上留下了鲜红的痕迹,台子下面的村民听到巫师大叫的声音也随之恐慌了起来。

  王桂香惊道:“怎么回事!我从来没有见过巫师这样!”

  陈小云胆子小,缩在一边说道:“我不知道啊,我不知道!王姨,咱们可以回家了吗?”她抬起头看到了季和盯着巫师时毫无畏惧的眼神,心头不由一沉。她虚笑着扯了扯季和的衣角,试探性问道:“咱们走吧?”

  那只鬣狗站了起来,肩胛骨一高一矮地往李叶身边靠拢。季和双眼微眯,不敢放松心绪,他看出来了这只鬣狗走向李叶的姿势根本不像是普通的认主人,而是一种捕食的动作,动物们在草原上捕食的时候总会放轻脚步伏低身子,令自己潜伏于高丛中,而这只鬣狗也没有例外。

  巫师全身颤抖,原本就很大的眼睛这下瞪得跟灯泡一样了,她嘴里哇哇的叫着,鬣狗也走到了李叶的身后,那是适合扑食的距离。

  就在这时,鬣狗后肢弓起身子朝李叶扑了过去!巫师大幅度的摇晃让她和李叶都站不稳了,她顺势推了李叶一把,二人分向两边坐在了地上,鬣狗扑了个空,眼看着就要落入人群之中,季和勾起嘴角,打了记响指。

  一道透着幽蓝色的光剑从鬣狗的头顶落下,直接将它钉在了台子上,那只鬣狗连痛苦的神色还没来得及展现就化作一缕轻烟消失了。季和默默地看着李叶被人扶起后拍了拍屁股上的土,又去扶起巫师。今早上刚刚才出现的思路就这样又被推翻了。

  说来有些人不会控制【感性】,而【感性】更不会主动攻击主人。所以说……杀死村长的人并不是李叶。

  难道会是这个空架子的巫师?季和被拥挤的人群挤向前去。

  巫师被她的徒弟架了起来,干瘦的身体几乎用不着使力就能将她抬起,权杖被另一个人拿在手中,巫师睁开了双眼,眼底布满血丝,所有人惊慌地看着她,除了那个人。在乱哄哄之中,她甚至听到那名青年轻佻的响指声。

  这下她更确定了。这个扰乱全村安宁的人,就是刚刚她找出来的异族人。

  王桂香碰了碰季和的手臂,有点焦急的说:“巫师这是怎么了?不会是那什么……吧?”她说的时候刻意停顿了几秒,生怕错了一句便惹怒天上的神灵。

  季和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巫师被她的徒弟扶走,她摇晃着头,嘴里念着乱七八糟的话,把王桂香去询问季和的景象记在了眼中。

  陈小云吓得眼圈粉红,季和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

  巫师顿时心中亮起一道光,她知道要怎么为全村人民剔除祸害了。

  事件被无形的催化着,季和总觉得巫师在最后的眼神透露出不一样的意思,一层阴影笼罩在他的心头。

  季和轻咳一声,沉道:“王大姐,不如咱们先回去吧。”

  王桂香点头,暗自把离开的日程往前提了。

  林恒挺直身子,后脑与脊背处于一条线上,他虽然有一条手臂受了伤,但屋内的两个人都相信,这个人要是想捏死江大爷就像捏死只蚂蚁一样简单:“为什么。”

  江大爷叹了口气,走到了从未被人打开过的柜子前,拉开了倒数第三个抽屉,从里面找到了藏了多年的白酒。在这个时间段鲜少有人喝酒,可在这个情况下十分适合饮酒,林恒没有表态,像是默许了江大爷这一行为。

  “我和李树的关系很好,”江大爷喝了一口烈酒,如刀片般的刮伤了他的喉咙,令声音变得嘶哑不堪,“他家里历代都是村长,我就一贫农,可他没嫌弃过我的身份。”

  “慢慢地,我们就都上了年纪,也有了孩子。我们家江春啊,从小就身体不好,跟李叶一比差远了。但李叶其实也是好孩子,上学的时候他就背着江春去,更不会让别人欺负他。”

  江大爷小嘬了一口酒,整个人浸在回忆中,似有似无的透露出一股孤寂。林恒和张玮都没有打扰他,沉默着坐在一旁没有说话。

  “都是好孩子啊……可不知道这命怎么就这么苦,江春身体不好可是桂香能干,李叶吃苦耐劳可他的老婆……”江大爷说到这里便没了声音,徒留下空气中隐约的抽气声。他仰头又喝了一杯,眼中带着不甘与悲伤,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这世间有几个人能承受?那就是一块刚刚愈合的伤疤,轻轻一碰就会撕开,重新流出脓血。

  林恒沉默着拉过一个杯子,先是帮江大爷倒满,又将自己手边的杯子斟满,二人无声的喝了起来。

  哪里的人都一样,上了酒桌就会敞开话枷子。江大爷心情平复了些许,才继续说:“哎,都过去了,反正他们不是亲兄弟却胜似亲兄弟,李叶跟桂香的事不用去问春儿,春儿也会同意的。”

  这么说,这里的规矩是只要自家男人同意,妻子就可以让给别人?林恒有点不舒服,面上还是点头。

  “那江春是因为什么病去世的啊?”张玮挠了挠脸,显然对这种话题也是无力招架,转而问道。

  江大爷把杯子重重地一放,咚地一声。

  “报应啊……”

  江大爷叹了口气,不打算做过多的解释,他站起身摇了摇手:“我来不过是告诉你们这里的规矩,其他的……”

  他说到一半,门口忽然有人从外推门,季和身后跟着王桂香两个人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江大爷,屋中还透着浓浓酒味,这让季和不由地看向林恒,但只有匆匆一秒,季和便敛容站好:“江大爷,当心身体啊。”

  江小宝从王桂香的身后挤了进来,抱着江大爷的大腿不撒手。

  王桂香尴尬地笑道:“爹,我这有点事儿和您商量。”

  江大爷抱过江小宝,连句道别也没说,略过季和离开了西屋。

  王桂香赔罪的笑了笑,体贴地关上了门。

  季和放下单反,拉开椅子坐了下去:“说说吧,你们三个老中少坐在一间屋子里拼酒呢?”

  张玮一愣:自己算少还是中?

  林恒回道:“江大爷说,亲兄弟之间妻子可以共用。”

  季和的食指折起,指节敲了敲下巴,他回想起王桂香当时对张玮给他讲的习俗的嫌弃,如果那个时候他多问一句就好了。

  季和点了点头,又问道:“然后呢?”

  “江春和李叶的妻子,”林恒说,“都去世了。”

  “去世多久了?”

  张玮接道:“江大爷说,过去很久了。”

  “可是江小宝年纪不大,”季和用手指点了点桌面,道,“既然这是佤族的规矩,那么村长不会阻止他们之间的事情,排除一条有关李叶因王桂香而杀父的嫌疑,但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季和嘴唇一张一合,带着丝玩味儿的笑容:“李叶不是【感性】。”

  “不是?!”张玮大喊出声,惹得林恒与季和都把目光集中在他的身上。

  季和疑道:“你这么惊讶干什么?”

  “不是……”张玮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反应太大了,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我这不想着唯一的线索断了吗,你们的工夫不全白费了吗。”

  季和笑道:“别担心,这条断了可还有别的,您早点回家的想法可以先放在一边儿了。”

  “怎么会呢,我哪儿想着回去了,”被戳开心事的张玮虚笑一声,抬手抄起桌上的单反,翻看着里面的照片,转移话题道,“我看看领导这一上午都忙了什么。”

  季和正要往张玮那边移过去,就觉得自己手腕一重,他侧过脸看向摁着自己的林恒,挑起单侧的眉毛:“怎么?”

  “交换,”林恒简单的话语透露出了自己的欲望,“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李叶不是【感性】,还有你口中的其他线索。”

  季和绕有兴趣地看着林恒,把手附在了他的手背上,“想知道?”

  林恒点头,季和压低身子凑了过去,低声道:“答应我件事儿。”

敌逢对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敌逢对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敌逢对手

敌逢对手

  • 来源:快阅
  • 时间:2019/10/8 3:19:08

“人形兵器”队竟然在一次任务中全部牺牲,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唯一因激发异能活下来的林恒能否查明真相?娇纵毒舌富二代竟沦为他人保姆?季和表面上的妥协究竟是真是假?一桩桩案子的背后又会牵扯出怎样不为人知的真相,铺天盖地的阴谋袭来,这对欢喜冤家是否尽释前嫌共同对抗?理性与感性的对撞,究竟会擦出怎样的火花?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