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爱阅读—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奈何爱情多荒唐 > 奈何爱情多荒唐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奈何爱情多荒唐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发表时间:2020/9/17 16:11:56来源:微阅云热度:

《奈何爱情多荒唐》是一本文笔极佳的言情风格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不会。”傅尧寒说,低下头看着她,眸子渐渐温软下来,“我会娶你,别多想。”...

奈何爱情多荒唐

  **

  黎可可忘了自己是怎么走出宴会厅的。

  京城的冬天很冷,她只记得她扎入冷风中时,冰凉刺骨的感觉。

  沿着街道走了几分钟,司机拦住她的路,“黎小姐,我送您回梅园。”

  她稍稍抬眼看了他,摇了摇头,又继续往前走。

  京城是很多人寻梦的城市,一座不夜城。晚上万千霓虹灯闪耀,驱散了夜空中的灰暗。

  浅黄色的路灯落在女孩脸上,渡上一层阴影。

  黎可可从酒店走到了京城医院。

  来的路上下起了小雪,她头发被打湿,显得很狼狈。进医院的大门,撞上一个男人。

  男人被吓了一跳,骂了句:“半夜装鬼出来吓人啊?”男人愤愤不平地离开,走远了还能听到他的声音,“家里死了人都没那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黎可可低着头进了电梯。

  她是个哑巴,她回不了嘴。

  在福利院的时候,小朋友们就因为她是个哑巴而欺负她。她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傅尧寒不嫌弃她,能包容她的缺陷。

  哪能不嫌弃?

  他们这种贵公子哥,怎么会喜欢一个哑巴呢?

  电梯“叮”的一声,停在住院部二十四楼。黎可可走了出去,低着头绕开前面的人。

  走到3350病房门口,握着门把打开了门。

  随着房门打开,视线范围慢慢扩大。模糊的焦点定格在病床上的女人身上,黎母躺在那很是安静。

  母亲被人推下楼,她昏迷了很多天。醒来后失了声,也找不到母亲的尸体。

  三年前她被傅尧寒救了之后,同他说起母亲相关的事。男人就派人去找,在京城医院找到了变成植物人的黎母。

  黎可可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病床上,妇人的脸色略白,显着病态。

  一年前,黎母器官衰竭,傅尧寒支付巨额的医药费,让黎母换了一个新的肾脏。病情不稳,黎母需要每天派护工照顾,日日治疗。

  “妈。”黎可可望着黎母的脸,很久才用口型喊出一个字。

  她的衣服被雪花沾湿,雪落在肌肤上化成水,从她指尖滑落。

  身子太凉,她不敢去握黎母的手,怕冻着她。

  “妈,尧寒好像不喜欢我了。”她看着黎母,突然轻轻笑了。声音很轻,如烟似风,一吹就散了。

  他喜欢过她吗?

  应该是喜欢过的。

  也许是她跑出福利院那刻仓惶的模样,惹他心生了怜爱。也许是她这张乖巧的脸,得了他几分关注。

  时间一长,他开始腻了,就不喜欢了。

  **

  司机坐在驾驶座上,临近晚上十点,他才等到黎可可从医院门口出来。

  他立马拨通了夏如许的电话,“夏小姐,她从医院出来了。绕过了我的车,往街道走了。”

  电话另一头传来女人清脆的声音:“不早了,你回家休息,不用跟着她。”

  “万一她走丢了……”

  “是她自己不肯上车,和你没关系。只是阿寒养的情人,不是什么要紧事。”

  司机:“好的夏小姐,那我就先回去了。”

  司机挂了电话,驱动车子离开了医院。

  与此同时京城医院住院部十四楼。

  夏如许挂断了电话,病房门被打开,男人从外走了进来。从小出生在豪门,傅尧寒与生俱来透着矜贵。

  他往床边走,说:“医生说伤势不是很重,休养一个星期可以康复。”他倒了一杯水,递给夏如许。“她后天有缺陷,许是你把她母亲的照片传上宴会的大屏幕,她一时过激推了你。”

  夏如许接过他递来的水,“阿寒,我是为伯母不平。她母亲勾引伯父,导致伯母跳楼身亡。我们两从小一起长大,伯母对我就像对亲女儿一样。今天她祭日,我自然更加恨那女人,以及那女人的女儿。”

  她微微起身,望着床边的男人。“阿寒,黎小姐哪里是因为我放了照片为难我?她是因为你和我订婚,故意来宴会厅找我麻烦。”

  “你假装爱了她三年,已经把她养刁蛮了。这次是订婚,那我们结婚后,她再次过激,会不会杀了我?”

  傅尧寒摸了摸她的脸,以示安抚。“没照顾好你,是我的责任。好好休息,下次不会发生类似的事。”

  “阿寒。”夏如许握住他的手,“我问过医生了,黎母现在的情况有好转。若你再花大笔钱在她的医疗费上,也许她会重新活过来。她理应为伯母偿命,不如你快刀斩乱麻,尽早……”

  “不急。”傅尧寒将水杯从她手里拿过来,放在床头柜上。“黎可可幸福了三年,该感受报应了。”

  夏如许抿了抿唇。

  凝着男人阴冷的眸子,她也有那么一瞬间的恐惧。

  看着他,温柔地说:“黎小姐不像表面上那么单纯,她虽然不会说话,但心思很细腻。我是怕你陷入她的圈套,出不来……”

  “不会。”傅尧寒说,低下头看着她,眸子渐渐温软下来,“我会娶你,别多想。”

  夏如许点点头。“阿寒我有些饿了,你能帮我买点东西吃吗?”

  “好。”男人站起身,弯腰给她掖了掖被子,而后转身离开了病房。

  看着男人离开病房,夏如许一面望着门口,一面拿出手机拨通了梅园的座机。“您好我是夏如许,阿寒的未婚妻。”

  梅园的管家吴妈顿了一下,立马恭谨喊了声:“夏小姐。”

  夏如许:“是这样的,今晚宴会我受了伤,阿寒要留在医院照顾我。今天是阿寒母亲的祭日,他心情也不太好。不瞒您说,我这次受伤源于黎小姐。”

  “阿寒挺生气的,所以您如果没事的话尽量不要给阿寒打电话,让黎小姐稍微安分一些。”

  吴妈顿了一下,回答:“好的夏小姐,我知道了。”

  **

  吴妈将座机放下来,转过头望了一眼墙上的钟,已经晚上十点了。

  窗外飘雪,北风刮得梧桐树飒飒作响。

  吴妈看向那深夜,眉心紧紧地蹙了起来。这么晚了,小姐还没有回来。

  她本来想给先生打个电话,刚走到客厅,就接到夏小姐的电话。此时此刻,她也不敢给先生打电话了。

奈何爱情多荒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奈何爱情多荒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奈何爱情多荒唐

奈何爱情多荒唐

  • 来源:微阅云
  • 时间:2020/7/17 23:16:04

他宠了她三年,后来她才知道,原来只不过是一场报复。她陷入他给的宠爱,陷得越深,他报复的伤害力便越强。黎可可不禁感叹:人称商业传奇的傅氏集团总裁,玩起感情套路戏耍小孩,也这么得心应手。她努力逃出男人编织的牢笼,数年后归来。宴会上,那男人依旧矜贵,举止优雅,赢得众女倾慕。而她心如止水,捏着酒杯轻哂:“傅总,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