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爱阅读—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 > 一宠成瘾:帝少的天价娇妻 > 一宠成瘾:帝少的天价娇妻第11章阴差阳错

一宠成瘾:帝少的天价娇妻第11章阴差阳错

发表时间:2020/9/17 14:49:08来源:有书阁热度:

《一宠成瘾:帝少的天价娇妻》是一本婚恋风格的小说。主要讲述:蒋李晋见代砚悬迟迟不肯就范。面前的漂亮小脸已经惨白到几近透明。...

一宠成瘾:帝少的天价娇妻

“自愿?”蒋李晋的目光里仿若带了凌厉的刀子,他笑得狰狞,那潭底深处的愤怒席卷成漫天的火焰,焦灼着这一方小小的车厢。

代砚悬胸口微瑟,不敢直视男人杀人似的目光,她咬了咬唇,避开视线。

只是内心里不断嘀咕,不断为戚睦解释。如果可能,他一定会拍下他的,可就是造化弄人,她和戚睦都被谷以宁两姐妹戏弄了。

阴差阳错,她明明已经死心,明明已经不抱有任何希望,可没想到戚睦会出现在拍卖现场。她的内心剧烈的波动,她想要抛开所有束缚,什么都不顾的奔向他。

她想要,再将那年少时天真许下的愿望拼凑成完整,她多想永远和他在一起,不问世事,不被世俗所打扰。

本生,她眷恋的也不过是简单的幸福。

可她肩负着整个代家的希望,如若她为一已之私抛下所有人,那她一定会是代家的罪人。而曾经狂妄一时的庞大代家,也会沦为所有人的笑柄。

父亲的脸面何存,家族又该如何自处?

蒋李晋怒极反笑,幽深的黑眸高深莫测,他迅速的靠近还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代砚悬,狠狠的捏起她的下巴。

像是要捏碎她的骨头。

“为了代家,你自愿像个廉价的戏子一样出现在拍卖台上,你不就是想要吸引你那情人的注意力嘛,不过太可惜了,他终究没有能力将你带回去,代砚墨,你最好能一直装着,别露出任何的蛛丝马迹,否则……”

否则什么?

代砚悬小脸惨白,蒋李晋的手一直没有松开,她觉得下巴真快要被拧下来了,密集的汗水浮出脑门儿,她想要解释,可却没有证据。

她不是代砚墨,她对这个人根本就没有什么记忆。

蒋李晋面色冰冷,车里漆黑幽暗。他的脸隐在阴影里,看上去像是来自西方地狱的厉鬼,獠牙森然到能将孱弱无助的代砚悬给活生生撕了。

代砚悬惊悸的想要往后撤,身体本能的告诉她危险。

面前这个男人,远远比那阴晴不定的谷以宁要可怕多了。

枉她先前还觉得这个男人只是性情冰冷,没想到阴沉起来像是开了封的刀刃,滴血的刀尖甚至已经抵上她的喉咙,就像男人的手一样,冰冷的狠狠掐着她。

疼到极致时脑子已经昏沉,汗水密集的滑下她的眼帘,咸涩的蔓延进她的眼睛,刺痛又酸涩。

她的眼睛极速充血,红得可怕。

“你想退去哪里?”蒋李晋轻轻开口。目光紧紧的盯着代砚悬大汗淋漓的小脸,这样的绝色这样的纯真双眸,本应该天真而又善良。

可为什么会说谎?她为什么要骗他?

代砚悬艰难的张了张口,声音破碎。想要求饶,可一看到蒋李晋戏弄的眼神时,她倔强的握紧了垂在身侧的拳头。

“还要装?”蒋李晋好整以暇,唇角甚至勾起了点点笑意,先前的狰狞就像是一个误会,他又回到那个淡漠却从容的绅士之姿。

代砚悬委屈又固执的看着蒋李晋。她知道男人弄错了,如今加注在她身上的惩处都应该由那个叫做代砚墨的女人来承受。

她无端被卷进来,却是有口说不清。

蒋李晋见代砚悬迟迟不肯就范。面前的漂亮小脸已经惨白到几近透明。

他心底微微有些怜惜。大手一松,收了力道。

代砚悬瞬间像只受惊的小鹿一样退到车窗边上,整个后背紧紧的贴在上面。

她喉咙发干,身体控制不住的微颤。

眼睫在暗影里打下一片浓密的阴影,悲哀又凄凉。

她看一眼随意而坐的蒋李晋。因为被男人的粗暴对待,她的嗓子都有些哑了。

“蒋先生……”她努力的开口,哪怕知道效果甚微,她也想要解释清楚,她不要遭受这些不明不白的可怕对待。

“就算是你不信,可我真的不是代砚墨。她可能是我的姐姐,也可能是我的妹妹,我真的不是她!”她期盼的看着蒋李晋,希望男人能有一星半点的相信。

蒋李晋垂着脑袋。隐在暗处的视线轻扫着刚刚掐过代砚悬下巴的右手,指尖似是还残存着女子肌肤上淡淡的冰冷感。

这种触觉,似曾相识。

如果不是代砚墨,那他为什么不会厌恶?如果不是代砚墨,他早就待不下去。

所以说到底,这个女人还是骗他,她绞尽脑汁的说尽谎言,无非就是想要让他放了她,她真正藏在心底的男人是戚睦。

哼!他又怎么可能会放过她呢。

“从现在起你不要再说一句话,闭嘴,懂吗?”他不想再听到她任何的辩解,他不想再让他的心承受另一层致命的伤害。

代砚墨,这么多年,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你最喜欢做的就是在我的心里狠狠戳上一刀,既然你觉得这样好玩,那行,我陪你。

只要身边有你,纵然遍体鳞伤,我又有什么可怕的。

代砚悬的心迅速的往下沉。她能从蒋李晋带笑的瞳仁中看到浓烈的恨意,那是一种已经被黑暗所包围的深沉怨念,那样凄厉的指责,那样可怖的绝望,都全全隐在那双风轻云淡的黑眸中。

如此……可怕。

代砚悬觉得自己可能窥探到了一个野兽的内心,下巴的疼痛还没有过去,甚至来说已经有些麻木了,下牙床像是也被波及到,丝丝缕缕的疼痛不时牵动着神经,疼得让她坐立不住。

谨慎的看一眼面色淡漠的将李晋,代砚悬现在是对于自己的未来充满担忧。

如今落到这样一个危险且阴晴不定的人手里,前途渺茫……

蒋李晋侧眸扫一眼站在边上的保镖,黑眸幽暗,即便他什么动作都没有做,保镖就像是心有灵犀一样,疾步上前。

打开车门,双手护在车门顶上。

蒋李晋长腿跨出。一尘不染的高级小牛皮踩在地面上,他弯腰下了车。

而车内的代砚悬突然就有一种想要逃离的怯懦感,她觉得一旦跟蒋李晋回去,未来变数太多,或许除了无尽的风雨,再其他的什么都不会留下,她永远会漂泊在其中,蒋李晋就是那个制造风雨的人,他冷漠的站在边上,兴味且残忍的看着她苦苦挣扎。

可是她不想求饶,虽然她从来都没想过会走到今天这一步,这样卑微低声下气的时候。

可她就是不想低头,就算她被当成货物被拍了下来,可她自己不能轻贱了自己,她是人,活生生有思想有尊严的人。

保镖一脸木然的看着车内没有动静的代砚悬,声音如他的主人一样的冰冷:“代小姐,该下车了!”

代砚悬知道逃跑无望。

本生全城都已经知道她被站在金字塔顶端的蒋家大少拍走了,她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抬手轻抚着下巴,不时的摸索,很疼。

磨蹭到刚刚蒋李晋下车的车门前,看一眼面色肃然的保镖,她垂眸一笑,有多悲凉只有她自己知道。

天色已经黑透,这个城市像是被地狱厉鬼施了法术,整个天幕都是无尽的黑,苍凉且没有出路。

蒋李晋不紧不慢的走在前面,身高伟岸,灯光影影绰绰的打在他的身上,高大到让人仰慕。

代砚悬觉得有些冷,明明还是酷暑夏夜,可天际没有一颗星星,迷途的羔羊找不到半点光亮,只能站在原地哀哀悲叫,无人可怜。

“代小姐,请加快脚步!”保镖尽着本责,嫌弃代砚悬走得太慢。

本生在以前,代砚悬风光无限时,所有从都得仰仗她的鼻息,哪里会让一个保镖如此驱使。

她暗暗冷笑,好个世风日下,当真是曾经有多风光,现如今就有多悲哀。

蒋李晋没有回眸,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中年男人和蒋李晋并肩而走。

中年男人附耳在蒋李晋跟前说着什么,走在远处的代砚悬自然是听不到。

她抬眸打量,蒋本来真的很高,尤其是影子投射在地面时,更显得他高大如山,那挺直的脊梁似是能承载所有倒戈而来的诡谲伤害。

他定是习惯了上流社会里的沉沉浮浮,所以沉稳从容。

至少在人前时,他不会露出似在车里那样恐怖的神情,像是……想要杀人一样。

代砚悬想到近日来所遭受的一切,身心疲倦。

跟着保镖走进别墅。

客厅里只亮着一盏小灯,代砚悬良好的视线在这里也是大打折扣。

她本能的打量四周,最先引入眼底就是对面墙上的一副画,因为灯光的关系,她看得并不是很清楚。

画上貌似是黑白天使,西方极乐世界里的那些风起云涌。

黑白天使正在斗殴,确切来说像是一场大范围的厮杀,画面血腥,那点点晕开的腥红像极了腊月峭壁上盛开的红梅,只一个冬季,花期极短,就像是画上天使的宿命,热血还未流尽,生命已经凋零……

代砚悬心里发毛,不明白如此不详的画幅为什么会被悬挂在客厅正中央,她恐惧的吞了口口水,嘀咕道,难不成蒋李晋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癖好?

她不由的伸手环住身体,以如此薄弱的方式来保护自己。

眼睛缓缓移到画的旁边,再往下,价值连城的瓷器上插着鲜嫩欲滴的娇艳花朵,应该是才换上不久的,客厅里隐隐还能闻到花朵所散发出来的幽香。

一宠成瘾:帝少的天价娇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一宠成瘾】 或 【帝少的天价娇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一宠成瘾:帝少的天价娇妻

一宠成瘾:帝少的天价娇妻

  • 来源:有书阁
  • 时间:2020/2/24 17:59:32

什么叫落地凤凰不如鸡?当代砚悬站在拍卖台上像货物一样展示,拍卖,她就彻底明白了。做了二十年的公主,不想却依旧逃不开命运的捉弄。原本以为这样就是悲惨至极了,哪里想到还有更可笑的转折等着她!年少钟情的初恋男友,还有仇恨相对却唤着别人名字的霸道总裁,好似两台轰鸣的战机,把她碾压成一片又一片!到底该何去何从,到底哪条路才是通向幸福圆满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