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爱阅读—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契约娇妻:亲爱的,好久不见 > 《契约娇妻:亲爱的,好久不见》小说吧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契约娇妻:亲爱的,好久不见》小说吧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19/7/27 3:34:07来源:有书阁热度:

《契约娇妻:亲爱的,好久不见》是一本剧情极佳的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要讲述:徐东阳将车开到了小区的楼下,将车子隐在一丛树荫当中,守在自己的楼下。车上有着两包烟,原本只是准备应酬的,除东阳却在这会儿...

契约娇妻:亲爱的,好久不见

只是,就在徐东阳挂断电话,准备发动车子的时候,他却看到自己的妻子苏晴婉,正一手握着手机,另一只手提着她的包,从皇都宾馆里边跑了出来!看她的模样,似乎是衣衫不整,头发还有些散乱呢!

“混蛋!”徐东阳一声怒骂,一拳狠狠的砸到了车门上,让那车门都被砸下了一个坑来!只是,她没有和李云强在一起,那么,那个男人,又会是谁呢?

徐东阳将车开到了小区的楼下,将车子隐在一丛树荫当中,守在自己的楼下。车上有着两包烟,原本只是准备应酬的,除东阳却在这会儿完全的拆开,一支接着一支的香烟,被他点燃。

点烟的手都在颤抖,徐东阳甚至有些搞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心里边会有如此异样,如此让自己无法驾驭的感觉。甚至,一度的不明白,自己躲在这里,在等着什么,在想着什么事情!甚至,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一路上,闯了无数的红灯,抢在苏晴婉的前边回到这小区,为的是什么!

苏晴婉的车子进了小区,徐东阳依然的是呆在车子里边,看着太阳西斜,他看着苏晴婉的车子驶进了属于苏家的那一幢独立别墅,看着属于苏家名义的那幢别墅里边亮起了通明的灯光!

最后的一支烟在徐东阳的手里边变得只剩下了烟蒂,直到那火焰灼伤到了他的肌肤,他这才恨恨的将烟蒂扔到了车外。看着那烟蒂落到一丛青草当中,想要尽到最后的力量,将那一丛青草给引燃,可是到了最后,烟蒂却也只是颓然熄灭,再也兴不起半点的波涛!

徐东阳发动了车子,朝着苏家,也应该是自己家的车库驶了过去,他在这时候,在这一行动当中,不论是操纵车子,还是控制方向盘,那力量都似乎是将全身上上下下,所有的力量,完全都给用上了一般!

徐东阳按着喇叭,将自己的车子开进了苏家大宅的别墅,徐东阳故意狠狠的将车子摔得砰砰着响,不知是在发泄着什么,还是在证明着什么。徐东阳在踏进苏家那一幢独立别墅的时候,故意的将脚踏得砰砰直响,而当他进了房间的时候,却感觉到自己似乎是被针刺破了的气球一般,那一身的愤怒,那所有的气愤,在这一刻,完全的消失支踪了!

“老婆,我回来啦!”徐东阳的话里边透着欢快和欣喜,完全的就是一个男子在回家的时候,对于自己妻子的一种喜悦!

“东阳,你回来啦!”徐东阳的谢意一落,苏晴婉就从厨房里边走了出来,虽然身上套着那厨房用的厨巾,可是,却依然的是没有丝毫的办法掩得住她那傲然出众的逍遥神态!

“是啊,老婆,做了什么好吃的啊?”徐东阳凑了过去,对于苏晴婉近来似乎是从来都没有唤过自己‘老公’二字,这在他的心底,感到一阵的不舒服。记得还是在大学时代,她总是喜欢缠住自己的胳膊,一句句“老公”,唤得自己浑身酥软!可是现在,现在的她,越来越具有了女人味,越来越让人着迷,可是,她现在对于自己的一举一动,让自己的内心里边,所能够感受到的,除了自形惭愧外,就是自叹不如!

“你呀,难得回来一回,今天晚上有你最喜欢吃的海带炖猪蹄,还有啊,这是醒酒汤,你是不是在外边又喝多了酒啊?”苏晴婉轻声的说着话,其实,就算是只是本能的说着话,苏晴婉的话语里边,都充满了一股子腻糯的味道,让人听在耳朵里边,总是感觉到似乎是在向自己示好,可是,当望向她那一双清澈似天空明星般的眸子的时候,让人都会生出一种无法匹配的羞涩感来。

“老婆,你真好!”徐东阳听到苏晴婉的话,内心里边感到一阵的异样,似乎是感动,却又更似乎是一种怨恨。她这是干嘛?难道是因为她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所以当她在面对着自己的时候,才会做出如此的表现来呢?

也许,自己在这会儿感动无比的表象,其实只是因为,眼前的徐东阳感觉到她做错了事,只是因为她认为她做出的事情,会伤害到自己,所以在这会儿,她才会做出如此的反应来的呢?

徐东阳的心思百转,在这刹那间,他已经是对于苏晴婉内心的情感,有了百种的思索!虽然妻子依然的是娇媚无比,可是,他的心里边,却感到了无以伦比的异样!就在说话间,徐东阳故意的朝着苏晴婉靠近,伸出一双手来,要将苏晴婉给拥进自己的怀里边去!

“好啦,你赶紧去洗一下脸吧,看你,风尘仆仆的,饭菜马上就好,等着吃饭吧!”苏晴婉伸出手来,格开了徐东阳伸出来的双手,嘴里边柔声的说着话。

徐东阳带着微笑,松开了自己的双手,看着苏晴婉再一次的进到了厨房,忙进忙出的。只是,在徐东阳的心里边,却有着一股子的异样,在内心深处生了根,发了芽!他甚至是有些不知所措,只是,在一番仔细的看了由厨房到饭厅进进出出的苏晴婉的时候,徐东阳却并没有露出幸福的笑容来。在他脸上所挂着的微笑当中,所隐着的,是一抹强忍着的,异样的怨恨!

“好啦,菜上齐啦,东阳,来,吃饭吧!”苏晴婉将最后一份汤端上了桌,嘴里边娇声的说着话。

“老婆,我,我想!”徐东阳看着坐下来的苏晴婉,嘴里边说着话,却是带着自己的椅子,朝着苏晴婉靠了过去。

“干嘛啊?东阳,吃饭吧,你也累了,吃了洗个澡,好好的休息吧!”苏晴婉听着徐东阳的话,却是马上的打断了他的话,嘴里边说着话,看似是不经意,却又似乎是很自然的,连人带椅的,后退了些许,避开了和徐东阳亲密的接触,更是将徐东阳那只已经靠过来的手,给轻轻的,推到了一边!

“可是,老婆,我,我想和你,好吗?”徐东阳被苏晴婉给推到了一边,他的心里边却感觉到是突然之间,被一盆凉水,淋了个当头!嘴里边带着一种强势的说着话,他朝着苏晴婉凑了过来,一只大手,更是朝着苏晴婉的腰间横了过去,想要将她给搂住。

“东阳,你,你别这样,看你刚回来,一身是汗的,赶紧去洗一洗吧!只有一个汤就好了,先吃饭,好吗?”苏晴婉被老公给搂住,她却感到一种极不舒服的感觉,轻轻的挣脱徐东阳的双手,微微的退了一步。

“哦,好吧!”徐东阳微微愣了愣,似乎这才结婚一年,怎么两人之间的激情,早都不存在了呢?想起在学校的时候,自己二人曾经偷偷在舍监的眼皮底下,潜进她的寝室,二人钻进一个被窝里边,疯狂得天昏地暗,甚至为了躲避舍监大婶的查夜,自己钻过她的床底!可是现在是怎么啦?就连一个拥抱,她似乎都极力的排斥,他真正想要剥开她的衣服瞧一瞧,曾经被自己一抱一吻就会浑身酥软,就会表现得相当敏感的她,是不是现在被自己这一抱,浑身反而是起了鸡皮疙瘩呢?

徐东阳将自己泡在浴缸里边,热腾腾的水,泡着有些冷的身体,他心中就似乎是水中的气泡,一个接着一个的翻滚,永远没有停歇。他脑子里边在这会儿闪现的,就是自己的老婆从那皇都宾馆里边跑出来的情形,耳朵边上所回绕的,是叶冬儿娇媚的声音,甚至,还有李云强的低喘!

恍惚间,在那浮起来的水气间,他看到了李云强和叶冬儿两人紧紧的搂着,在那里交缠着!而在迷乱间,叶冬儿的影子和苏晴婉的影子相互重叠,刹那间,似乎是变成了苏晴婉被李云强给压在了身下!

“混蛋!”徐东阳狠狠的将手砸在浴缸当中,热腾腾的水被击得高高的腾起,他的心里边,满是那无尽的恨意!

恨自己的出身,恨自己的起点低,更是恨自己一路拼搏上所付出所承受着的屈辱!为了出人头地,自己的付出,值得吗?明明应该是郎才女貌的和妻子的结合,可到了头来,却成为了与家财的联姻,是与强势的结合!自己不得不低头,甚至,是设计自己的妻子,甚至,是献出了自己的情人!

厨房当中的苏晴婉听到了徐东阳的话,她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不喜欢听到如此粗鲁的话从他的嘴里边冒出来。记忆当中的老公似乎永远是那样的知性,那样的理智,一直都是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永远都是那般的温柔和体贴!

可是,这婚后才仅仅一年的时间,自己和他之间,多了太多太多的隔阂,似乎是在自己和他之间,被强行的竖起了一层层的厚厚的隔阂,越竖越多,直到现在,自己和他之间,被一堵堵厚厚的,永远都没有办法越过的高墙给挡住,再也没有沟通的可能!

一顿饭吃得云淡风轻,远没有了曾经饭桌上的那一片温馨,两人的碗里边那曾经被对方堆得高高的菜山,变成了两人各自为政,那饭菜再香再甜,却都不能够让两人的食欲得到多大的激发!

吃饭,收拾,洗碗,然后洗澡,上床,苏晴婉感觉这一系列的事情,都已经是成为了生命当中极为机械的流水线上的枯燥事情了。

“睡觉吧!”苏晴婉换上了一套睡衣,从学校时期的可爱卡通型的睡衣,换成了成熟型的睡裙,那一身的娇俏,变成了现在一举一动间,都透露出来的无言的妩媚。只是,再多的妩媚,却也抵不过沉默,此时的苏晴婉躺上了床,扯过被子来,盖在了自己的身上。

徐东阳也躺在床上,他手中捧着杂志,只是,却一字都没有看进去。他先苏晴婉一步上床,看到床上是两床被子,心头浮起阵阵的异样来。透过浴室的毛玻璃,看着那一道妙曼的身姿,徐东阳只感觉到自己内心里边一阵的烦乱。

那具妙曼,那份温柔,她又给了谁呢?

双眸紧紧盯着毛玻璃,曾经自己和她在那里同浴,可是现在,她却似乎是再也没有在沐浴的时候,让自己进过浴室!

“怎么啦,还不睡?”苏晴婉听着自己老公的呼吸,她回过头来,看着徐东阳还坐着,有些意外的说着话。

“老婆,我们好久没躺在一起了吧!”徐东阳笑了笑,他故意的凑近,温柔的望着苏晴婉。也许是内心里边的纠缠,让他想要在今天一定和苏晴婉发生些什么。也许,只是为了证明,自己在她的心底,依然的还是有着相当的位置。

男人有时候的占有,并不是为了发泄的表述,有的时候,仅仅是为了能够表达自己占有的权利,似乎只是为了证明,自己对于那一亩三分地,有着最终的权利!

“东阳,你,你不累吗?”苏晴婉脸红了红,依然的是在一提起这种事情的时候,那张俏丽的脸颊,就变得通红通红!虽然自己和老公之间这种事情,早已经是熟悉了对方的身体,可是那一种羞涩和矜持,却依然的是绕在她的心头!

似乎,最为疯狂的一次,似乎就是在那皇都酒吧,就在那一次,自己喝酒之后,体内所有平时因为矜持而压抑着的情愫,完全爆发了吧!

“老婆,可是,你和我分开的时间太多了,今天好不容易有了时间,我们难道就不可以吗?”如果是放在以前,徐东阳一听到老婆如此说话,是不会再去纠缠,可是今天,他却不愿意,他却要坚持,因为今天白天看到的那一幕。

白天所见到的,她衣衫不整的从皇都宾馆里边出来,还有听到的一声声的喘息,在这会儿都活了过来,在他的耳朵边上,不断的回荡!

“东阳,可,可不可以?”苏晴婉羞涩的说着话,不知为何,内心里边却又浮出那张俊朗,却又让自己感到有些不知是讨厌,还是喜欢的脸颊来。

“老婆,我真的要!”徐东阳强硬的说着话,他掀开了被子,钻进了苏晴婉的被子里边。

“那,东阳,把床头灯关了好吗?”苏晴婉羞涩的说着话,不论是在学校还是在结婚后,都没有在灯光下,完全的将自己的身体给暴露过!可是,说这话的时候,苏晴婉的脑子里边,却又一次的浮现出一副场景来,在那灯光下,自己和另一个他,紧紧相拥,身子所有的一切,都完全的暴露给了对方!

“这一次,不关行吗?”徐东阳嘴里边再次说着话,今天不论妻子说些什么,他都想要反驳,想要和妻子的意志逆着来。

“嗯~!”苏晴婉沉吟了片刻,轻轻的点了点头,不知是为何,今天她心里边老是感觉到对老公有些对不起一般。面对着徐东阳的坚持,她也是破天荒的第一次选择了退让。

徐东阳笑了笑,只是,只有他自己明白,那种笑容里边,带着无尽的苦涩!她这是心虚而退让的吗?她今天,究竟做了些什么事情?

苏晴婉羞涩的闭了闭眼睛,徐东阳带着内心里边的一阵阵的异样,迅速的脱去了自己的衣衫。他挤进苏晴婉的被子,双手强势的搂了过去。那一团妙曼柔酥的身子,被他紧紧的搂在了手中!

徐东阳凑上了自己的嘴去,苏晴婉微闭着双眼。苏晴婉在床上永远都不会主动,在接吻的时候,她依然是如此。

徐东阳甩了甩头,将脑子里边的各种想法彻底的抛了出去。妻子的娇柔,完全的激发了徐东阳的热情!双手紧紧搂着妻子,徐东阳用着自己身体里边所有一切的火烫,完全的压了上去……

“嗯!”

苏晴婉的身子热腾起来,软软的,酥酥的,缠绕着徐东阳。感受着她身体的变化,徐东阳俯下身子来,沿着那白嫩妙曼的身姿,将嘴唇狠狠的印了上去。粉嫩的肌肤上,被他的唇给‘烙’下了一个个的红印,苏晴婉的身子,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只是,就在苏晴婉睁开双眸的时候,她突然的发现,在老公的脖子上,居然有着一个红紫的吻痕!那个深深的吻痕,似乎是一个调皮的小孩子,随着他的动作,一下显露,又一下因为下巴的掩盖,而躲了起来!

这是什么?难道,他回来之前,找过别的女人?

刹那间,苏晴婉内心里边所有的情愫,都完全的消失,内心深处所激起来的那一阵火烫,在这一时刻里边,化为了一片的冰冷!

“东阳,我,我不舒服,不要了!”苏晴婉冷声的说着话,推开了在自己身上继续亲吻,继续揉捏着的老公!

“老婆,你,你又怎么了?”在这种时候,怎么可以停止?徐东阳完全搞不明白,自己妻子的心里边是怎么想的。只是,由妻子那张坚定的脸颊上,他明白,她不是说着玩的。他真正的明白,妻子要推开自己的心,真的好真实!

“没有什么,我不舒服,休息吧!”苏晴婉说着话,整理妥当了被徐东阳弄乱了的睡裙,然后,她下了床,从衣柜里边拿出另一床被子来,躺到床上,将自己的身子包裹得严严实实起来!

看着侧过身子睡觉的妻子,徐东阳的心里边生出一阵阵的凉意来,她果然变了,她和自己之间,有了太多太多的隔阂,那一堵墙一般的隔阂,就在自己和她之间竖立了起来,到了现在,更是没有了丝毫可以沟通的渠道了!

看来,自己得加快步伐了,自己的计划必须得提前的实行,只有这样,自己才可以在她发现之前,得到自己想得到的,才能够在脱离苏氏之后,有着自己可以打拼天下的本钱!

徐东阳再一次望了望自己妻子那妙曼的身姿,看了看她那迷惑人心的背影,也裹紧了被子,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徐东阳今天很兴奋,在公司里边不断的忙上忙下的,只是,内心里边,却总有一股说不清楚的情愫在缠绕着他的心境,挥之不去。

李云强是依照约定来了,而叶冬儿却也是小鸟依人的跟在他的身边!李云强今天也是相当的热情,一再的表示,合同完全没有问题。而当叶冬儿看到徐东阳的时候,却是一副不理不睬的模样。也许,正是因为看到叶冬儿和李云强之间的亲热,这让徐东阳的心里边五味陈杂。

昨天晚上的事情,老婆苏晴婉的冷背,今天叶冬儿的冷眼,让徐东阳感觉到似乎是跌进了无尽的深渊。只是,当引着李云强进那贵宾会议室的时候,他却也不断的提醒着自己,告诉自己,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已经是不能够回头了。

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只要自己拼了全力,只要自己努力了,那么到最后,自己一定可以得到自己所想要的一切!合同一签,业务就可以到手,然后,自己再施展乾坤大挪移,让苏氏的一切,逐渐的化到自己的私人名头下!然后,自己就可以得到一切了!

“李总,我们是不是开始了呢?这合同是按昨天讨论后所理出来的全新的合同!”会议室里边,徐东阳有些急不可耐的说着话。

“哦,是可以开始了,只是,苏总呢?”李云强说着话,四下的望了望。对于苏晴婉的没有出现,这让李云强感到是相当的失望。

“她,她今早有点事,说是一会儿才来公司!”徐东阳赶紧的解释着,只是想到今天早上离开家的时候所发生的事情,他的心里边又是一阵的不舒服。早上的时候,他请苏晴婉和自己一起到公司,可是苏晴婉只是将合同所协商方面改好的草稿,交给了他。她并没有答应到公司,只是说已经脱离公司太久了,而现在公司是徐东阳管理,既然信任他,就完全由他作主了。

可是,话听起来似乎是中听,可是徐东阳却轻易的从她的话语里边,找到了别样的理由。她不愿意和自己一同出现在公司,并且表示,公司是苏氏的,而自己,只是替苏家管理,是替苏家打工的!

“哦,那么,我们再等一下吧,等苏总到来再说!对了,借你们公司的洗手间用一下,可以吧?”李云强听徐东阳这么的一说,显得有些意兴阑珊。

“李总请便,小陈,你带李总去一下!”徐东阳赶紧叫秘书小陈带着李东阳出了会议室,他却不由得又是一声长叹。

“干嘛,她不愿意来?”叶冬儿在这会儿却凑了过来,嘴里边的语调,有些戏谑。“哎,连自己老婆都搞不定,还要将自己的情人送人,这种男人,真的是太差劲了!”

“冬儿,这都是啥时候了,你还这样?我也一头乱麻啊,你难道以为我想这样?我还不是想尽快的能够将苏氏的一切给弄到手,然后,和你双宿双栖,远走高飞吗?”徐东阳紧紧握着叶冬儿的手,一片诚挚的说着话。

“哎,好啦,你先给她打一个电话吧,求一求她,让她来!然后,我还有话跟你说,明白吗?”叶冬儿被徐东阳这么的一握,再听他如此的一说,心里边也软了,昨天当进到了李云强的房间,她故意和李云强调笑的时候,她也看到了徐东阳那一脸铁青,那一副悔恨交加的神情!

而今天再听徐东阳这么的一说,叶冬儿心里边软了下来,想着和他在一起的美妙,虽然曾经靠近的时候,都是各自有着各自的目的,但是那其中,两人相处的时候,却依然的是有着无尽的美妙,是有着自己二人情愫相绞,那浓浓情义流转所带来的情浓交融!

“冬儿,你真正的是我的知己,只有你才懂我的心!”徐东阳感激的说着话,也不避着叶冬儿,当着她的面,掏出了手机来。叶冬儿见这情形,却又再一次的轻轻点了点头,他是把自己当成了他最信任的知己了,是吧?

徐东阳把公司的事情说了一遍,让徐东阳出乎意料的是,苏晴婉居然很干脆的答应了,也许,只是因为是苏氏的事情,所以,她为了苏氏,这才答应的吧!

挂断电话,徐东阳的脸色并不太好看,想着自己在苏晴婉的心目当中,似乎是越来越不重要,想着昨天发生的一件件事情,他有些颓丧的坐回到了座位。

“怎么啦,她不来?”叶冬儿走到了徐东阳的身后,皱着眉头说着话。她不知道自己在这里,苏晴婉见到了会有啥想法,只是,看着徐东阳的神情,她却忘记了那一切。

“不,她答应了,没事了,冬儿,谢谢你了!”徐东阳吐出一口闷浊之极的气息,冲着叶冬儿,扬起了一个笑脸来。

“东阳,其实有一件事,我想告诉你!”叶冬儿望了望这会议室的房门,压低了声音,对徐东阳说着话。

“哦?什么事?”徐东阳来了兴趣,毕竟叶冬儿手的消息,在他眼里边都是莫大的资源,只要稍加利用,到头来,就可以换得巨大的收益!

“其实,李云强他是个无能!”叶冬儿说到这里,嘴角露出了一比轻蔑的笑意来。

“什么,无能?”徐东阳的心里边也是感到有些震惊,那一个急色无比的男人,想要将苏晴婉和叶冬儿全都要占有的男人,怎么会是一个无能!

“是啊,我也以为他是一个色鬼,结果我才知道,他是一个无能,他之所以会如此的表现,只是因为他想要借此来掩饰自己的无能!他拼命的在女人的面前表现出一个急色男人所有的一切表现,可是到最后,他却是根本就没有办法去做那些事情的!而这李云强,在我的跟前,可算是一个懒鸟,我轻易的,就将他给套得死死的!他虽然并没有明说此事,只是说刚才受了惊吓,所以不行,但我又如何的分辨不出来?所以,东阳啊,你放心嘛,人家身与心都是你的,又怎么会轻易的让别的男人占便宜呢?”叶冬儿嘴里边说着话,娇柔的身子,轻轻的在徐东阳的身上碰撞着。

“东阳,这么长的时间了,难道你还不明白,其实,我的心里边最重要的,只是你吗?”叶冬儿轻轻的伸出了双手来,温柔的将徐东阳给搂住,嘴里边更是娇媚的说着话。

正是因为如此,徐东阳才会选择与叶冬儿的合作,不仅是要吧满足自己对于财势的追求,更为重要的,有了叶冬儿,可以弥补自己和苏晴婉之间,在那张大床上的欠缺!

徐东阳昨天晚上的时候,虽然是想要试探苏晴婉,但是男女之间的那些所有的情愫,却也是在那会儿,被彻底的激发了出来!一晚上的压抑,在这会儿,终于是得到了一个契机,总算是得到了一个爆发的机会!

“嗯,别,别再继续了,来,来了,人来了!”大手加唇齿的作用,叶冬儿的身体柔如水,媚似火,软软的柔柔的酥酥的贴进了徐东阳的怀里边!叶冬儿选择跟徐东阳的合作,一来是为了打击苏晴婉,二为是为了苏家的财势,这三来嘛,当然也是有着男女之间的关系的!

也许是见了太多萧天磊那类男人的顺服和低下,所以当徐东阳第一次和她的结合,那强势的表现的时候,就似乎是从身与心之上,彻底的将叶冬儿给击溃,将她给收服了!也正是因为如此,叶冬儿似乎都已经是有些假戏真做,已经是内心里边,喜欢上了徐东阳!

“你这个小妖精,我真的是想将你给吃了,狠狠的给嚼碎咬烂,完全的吞进我的肚子里边去!”徐东阳听着叶冬儿的话,虽然对于眼前的情势也感到担心,却也依依不舍的捧起叶冬儿的脸颊来,狠狠的将自己的唇齿凑了上去,轻咬间,将自己的唇与情,完全的挤进了叶冬儿的内心深处去!

“讨厌,你要吃我,我也要吃了你,哼!”叶冬儿听着徐东阳的话,感到微微的得意,毕竟能够让自己还算是喜欢的男人能够对于自己如此的依恋,她的心里边也算是将这一点认为是一种胜利了!

叶冬儿体贴的将自己的唇凑了上去,用自己的火烫嘴唇,压到了他的唇和脸颊上去,带着强烈情感的,狠狠的留下了一个热吻!

而就在这时候,屋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来,徐东阳赶紧松开了叶冬儿,叶冬儿也理了理自己的衣衫,规规矩矩的站了起来。两个人此时,就只有脸上那一种不需要细看,就没有办法看得清楚的红晕外,完全的没有啥异样了!

“李总,我们苏总一会儿就到,你放心吧,这是我们两家公司合作的大事,她一定会来的!”看着李云强进来,徐东阳赶紧的凑上前去说着话。

“嗯,好,等你们苏总来了再说!”李云强坐到了椅子上,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他却又一次的在叶冬儿的脸颊上望了望,看着那一张俏丽动人的脸颊,他不由心再次一动。

“李总,这可是互利互惠的大好事,相信李总一定会答应的,是吧?”叶冬儿顺势的走了过去,轻轻的将手放在李动弹的后背上,那只小手儿不经意间轻轻的揉捏着李云强脖子间的肌肉,一阵舒服的绝妙感觉,让李云强感到了无比的舒服!

“哈哈,还是叶小姐会说话,放心吧,合同昨天都洽谈妥当了的,今天只需要再互相印证一下,就可以签了!”李云强说着话,拍了拍叶冬儿的手背。对于这种接触,他就感觉相当的舒服。看着漂亮的女人在自己的跟前一脸的顺服,他的心里边那一种征服所带来的强烈感觉,总是让他兴奋而满足!

苏晴婉终于是赶到了苏氏,她不知自己是在逃避些什么,她只是不想要进到苏氏来,看到一些不想看到的人!那个可恶的李云强,还有,自己的老公徐东阳!

当苏晴婉推开苏氏贵宾会议室的门的时候,所有的目光全都投到了她的身上。苏晴婉迅速的进入了角色,提醒着自己,这是在谈判,这是为了苏氏而去作战!

徐东阳看着苏晴婉的眼神相当的复杂,自己要是不去强调,今天是为了苏氏,她还会来吗?看着雅洁柔美的妻子,徐东阳心中却再一次的浮现出了她从皇都宾馆里边慌乱跑出来的情景,那天的她,也是同样的娇美,只是,又是有哪一个男人,去品味了她的娇美呢?

李云强在这会儿却是瞪大了眼睛,今天一身职业套装的苏晴婉,比起那一天的装束来,却又更加的增添了一丝的韵味!李云强感觉到自己在这会儿心跳加剧,就跟那天在皇都宾馆的感觉一样,这是一种让他久违了的感觉!那好久都不曾能够有反应的男人特征,这是第二次,在看到了眼前的苏晴婉之后,居然有了一丝丝的反应!

“苏,苏总你来啦!来,我们开始吧!”李云强率先的站了起来,大声的说着话。

“婉儿,你总算是来啦,快,快坐吧!”徐东阳也站了起来,将自己的位置让给了他。徐东阳急切的将合同放到了苏晴婉的身前,他在吁了一口气之余,心里边更是有些担心,苏晴婉会不会再给自己添下麻烦,让自己没有可能,顺利的解决这些事情呢。

“好的,不好意思,让你们久侯了!”苏晴婉得体的笑了笑,坐到了座位上去。只是,她却望向了叶冬儿。

“婉儿啊,我是认识李总,所以跟来看看的!”叶冬儿和自己的闺蜜死党之间可谓相交日久,又怎么会不明白她这一眼之间代表了些什么呢。她赶紧的说着话,话语里边,少了一丝往日的骄狂放纵,却又增添了一丝做贼心虚的意味!

“呵呵,冬儿啊,你啥时候要是真正的能够将心思放到商场上来,保准就是商场上的武则天!”苏晴婉半开玩笑半当真的说着话,对于这位闺蜜的聪慧,她都有些佩服的。只是不知为啥,这个小女人开口‘老娘’,闭口‘老娘’的,整天不是泡吧就是戏弄男人的。

“哎呀,亲爱的婉儿啊,你以为天下的女人都应该跟你一样,不仅要做相夫教子的乖乖女,还得在商场上拼搏,让男人都敬你三分啊?可是你难道就不知道,这种敬你三分,更多的是畏惧啊,你呀,幸好有徐东阳这家伙被你给抓住了,要不然,你可当心成为灭绝师太啊!”叶冬儿迅速的调整了心绪,恢复了平时的风姿来。

“你呀,少胡说了,李总,不好意思,我这闺蜜没少让你吃苦头吧?”当着众人的面,苏晴婉可没有叶冬儿那么的强悍,她嗔怪的说着话,并且对李云强说着话,将话题给叉开了。

“呵呵,叶小姐和苏总一样,都是妙绝天下的美女,我能得机亲近,是我的荣幸啊!”李云强笑着说着话,那双眼睛里边有着掩饰不住的浓浓的火焰。苏晴婉皱了皱眉头,翻开了合同。

“李总,这下开始吧,我们可等着开香槟庆祝合作成功呢!”徐东阳见到苏晴婉的表情,他当然明白苏晴婉是对于李云强的这种反应感到了反感,他赶紧的将李云强的合同也摊开,放到了他的身前。

“其实,这合同没必要再看了啊!”李云强在这会儿,却将合同给盖上了,嘴里边悠然的说着话。

“李总,你这又是什么意思呢?”李云强的反应,让徐东阳感到了慌乱,这个家伙,又要干什么呢?苏晴婉的眉头拧得更紧,这个男人,又要玩什么花样?那天的事情,让她对于这个男人是厌恶到了极致!只是因为徐东阳的坚持,所以,她才勉强的答应。这会儿,让她有一种愤怒,这个男人又会有什么险恶的用心呢?

“其实我也是很诚心的想和苏氏合作,这样吧,明天我请苏总喝咖啡,一边喝咖啡一边聊这事,岂不是比在这会议室里边干巴巴的望着一大堆文字有意义得多,是不是呢?”李云强说着话,站了起来,将合同拿起来,又扔到了桌上。“苏总,这可是对双方有利的事情,你说是不是?明天见吧!”

李云强说完话,居然大摇大摆的就朝着会议室外边走了出去。叶冬儿叫了一声李总,跟了上去。只是她却回过头来瞄了瞄一脸铁青即将爆发的苏晴婉,心里边有着一种莫名的快感!

“东阳,这又是怎么回事?这些年来虽然我没有再接触苏氏的事情,但是并不代表我就落伍了,如果商业谈判真正的是需要动用到女人,甚至是自己的老婆出面了,那么这样的谈判,就算是最后签订了合同,又怎么可能带来真正的收益呢?东阳,我真的是没有想到,你现在居然变得这样了!”看着叶冬儿追着李云强走了出去,苏晴婉再也忍不住,她将手中的合同狠狠的摔在了桌面上,质疑着徐东阳。

“婉儿,我也知道这样不好,可是婉儿,你也知道,在商场上,在那明面之下,是隐藏着无数的阴暗面,这一次我之所以如此急功近利,可也只是为了苏氏!你也知道一个公司能够遇到一个发展的契机真正的不容易,现在苏氏能够和合作的机会,我这才用尽心机去些可以在促成和世佳的合作,所以在某些方面,有些顺从于李云强。可是,我是绝对没有私心的啊!”徐东阳听完苏晴婉的话,眸子里边闪过一抹恨意来,只是很快的,他却完全的将眸子里边的恨意给掩饰住,嘴里边以一副诚挚之极的语气,向苏晴婉解释着。

苏晴婉听着徐东阳的话,她定定的望着那张熟悉而陌生的脸颊,一言不发,直到徐东阳说完话,她这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苏晴婉转过身去,将目光望向了窗外,一动不动,站在那里。徐东阳也没有再说话,看着妻子站在身前,感觉间自己二人间的距离,似乎是越来越远。那曾经在大学时代,共吃一根冰棒,用喝一瓶可乐的小女孩,数年的商业打拼,一年的婚姻生活,却将她给修炼到若妖似仙的程度了,让自己真正的是没有办法再能够轻易之间,就将她给读个清清楚楚了!

“明天,我去!”半晌之后,苏晴婉回过了头来,嘴里边吐出如此的一句话来。在徐东阳还没有来得及考虑自己的心境应该是喜悦还是其他的时候,苏晴婉已经是迈着她那优雅的步子,走到了会议室的门边。

苏晴婉并没有急着推门而去,而是在这会儿她停住了步伐,回过头来,定定的望着徐东阳。徐东阳被妻子的这一个举动给吓住了一般,他有些心虚的望向妻子。

“冬儿是你介绍给李云强的吧?她是爱玩,只是,你别把她推进了火坑,她可是我的姐妹!”

苏晴婉再丢下这样的一句话,终于是转身走出了会议室,独留下徐东阳望着那扇在咦呀咦呀叫着的房门,呆呆的望了半晌,他嘴里边发出一串笑声来,似乎是在笑话着谁,只是不知道是自己,还是别人。

“姐妹?哈哈,姐妹?哈哈哈哈!”

徐东阳发出一阵怪异的笑声,终于是一脚踢开会议室的房门,扬长而去!

在离苏氏不远的路边,一辆陆虎停在那里,威武而霸气,那强悍的气息,让路人都不由得为之侧身避过,远远的就避开。

车子里边,欧阳炎宇甩了甩那马尾头,隐在变色镜下的双眸里,闪过一抹冷冷的笑意。

“世佳商贸?呵呵,还真是财大气粗啊!”欧阳炎宇冷冷的笑了笑,拿起车载电话来,拔通了一个电话,“喂,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我要求在明天凌晨9点之前,我的手里要有世佳商贸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明白吗?”

欧阳炎宇挂断了电话,陆虎带着一股无匹的霸气,扬长而去,留下一路惊惶失措的车子,还有受到了惊吓的车主。

苏晴婉按着约定,十点钟的时候,进到了咖啡馆,在早已约好的雅间里边,等待着李云强的到来。手中的包里边,除了需要签订的合同还,就是一瓶防狼喷雾!虽然苏晴婉是女子防身术的高手,可她真正的厌恶李云强那双似乎生了魔爪,能够将人衣服给看透的眼睛。也许,就算是要揍他一顿,自己还得再用这东西送他点礼物,意外的礼物!

苏晴婉已经打定了主意,如果李云强只是言语上占些便宜,她可以当成没听到,只要签下了合同,自己就算是功德圆满了。可是,要是他胆敢动手动脚,哼,一个过肩摔让他腰部瘫痪,让他失去半个男人的功能,再让他的双眼尝尝这喷雾的味道,让他再也不能那样的色色的去看女人!

似乎是将手中的咖啡杯当成了李云强,狠狠的捏着,似乎是想要将李云强在自己的手里边给捏死掉一般!

“喂,再捏的话,杯子可就破了!”不知什么时候,一个人站到了苏晴婉的身后,嘴里边带着一种戏谑的语气,说着话。

“啊!”苏晴婉为之一惊,以为是李云强来了,“李总,合同我带来了——怎么是你?”

苏晴婉嘴里边说着话,却突然的瞪大了眼,眼前来的并不是她所厌恶的李云强,而是让她感到异样的欧阳炎宇!

“怎么,看到是我,而不是那头色猪,你有些失望了?”欧阳炎宇挑了挑眉头,不请自来,却还反客为主,自顾自的坐到了苏晴婉的对面,打了个响指,招来了服务员。“一杯爱尔兰咖啡,一杯卡布奇诺!再来几样小点心!喂,小女人,你喝什么黑咖啡啊?玩深沉啊?”

说话话,欧阳炎宇霸道的从苏晴婉的手中将喝了一小口的黑咖啡给抢了过来,将给服务员让撤了下去。

“你来干什么?”苏晴婉并没有因为眼前男人的‘体贴’而有丝毫的感动,她在担心着李云强的到来。自己可算是‘忍辱负重’到这里来的,而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能够签合同,可是这个家伙这么一来,会不会再闹出什么误会矛盾之类的事情来呢?

“怎么,让李云强那个色猪来都愿意,就是不想看到我来?”欧阳炎宇再一次习惯性的挑了挑眉头,嘴里边说着话,这会儿咖啡送了上来,欧阳炎宇将卡布奇诺递到了苏晴婉的跟前,用勺子盛起一粒糖,放到了杯子里边去,轻轻的搅匀。

“这卡布奇诺加一点糖才好喝,别信什么不吃糖防止长胖的说法,依你的完美身材,就算是一天吃一斤,都不会发胖!”

苏晴婉有些哭笑不得的接过了咖啡,他刚才的那一句话,算是夸奖吗?

“先谢谢你的美意,只是,我再一次的提醒你,我今天来是签约的,你可不可以回避呢?”苏晴婉面对着欧阳炎宇,总算是明白了什么叫着是棒不打笑脸人,这欧阳炎宇虽然明明自己应该是讨厌他,避开他,可是,看着他这凑上来的一副笑脸,她还真是不能说出多强横的驱赶的话来。

“是签约重要,还是要见那个色猪重要?”欧阳炎宇却没丝毫的自觉,不以为自己在这里会有什么碍事的说法。他身子却再次往前倾,靠近苏晴婉,就算是坐着,他都要比苏晴婉高上一头,虽然是倾斜过来,却也显得要比苏晴婉高上不少!

欧阳炎宇居临下的俯视着苏晴婉,那双深邃的眸子,灼灼的盯着苏晴婉。苏晴婉感觉间,那双眸子盯来,似乎是带着一股火苗,让自己的身子里边,都滋生出了一股股火热的异样来。随着这一股力量的强势冲撞,苏晴婉一向为强企之首,又岂是轻易屈服的一个人?可是在这会儿,在欧阳炎宇的双眸强势关注之下,感觉到自己的身与心都被一股子异样给强势冲击,在刹那间,狠狠的痴缠着苏晴婉的内心,让她避无可避!

“你要干嘛?谁要你管了?我是为签约还是见男人,你又凭什么管我啊?”苏晴婉低下了头,咬了咬唇,又再一次的倔强的扬起了脑袋来。她嘴里边强硬的说着话,面对着这个男人,她真正的是不愿意会低下头去,向他认输!

“哟,凭什么?要不,你给一个名分,好不啊?”欧阳炎宇似乎是没有料到,苏晴婉会在这时候突然之间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来,微微的一愣之后,他却低下了头来,嘴里边说着话,伸出一只手来,勾住了苏晴婉的下巴!

“你~!”苏晴婉羞怒交加,这个混蛋,自己原本是要玩玩强势,看能不能将这个男人给逼退,哪里料到,这个男人居然会跟自己来如此的一招!

“嘘~!”欧阳炎宇却再一次的露出他霸道的一面来,伸出手指头来,放在了苏晴婉的嘴唇上,阻止着她继续的说话。苏晴婉内心里边所感受到的羞怒,在这一时刻里边似乎都已经是上升到了极致!

只是,当她正要推开身前的这个男人,把这个男人狠狠的推开,并且大声的斥责的时候,她却抬起头来,看到了那一双清澈的眸子。一个真正的贪色之徒,又怎么会拥有如此清明的一双眸子呢?

“其实,要关心一个人,并不是需要凭什么和不凭什么的,只需要内心里边的真诚,只需要我对于你真正的喜欢和爱意,这,就完全的够了!”欧阳炎宇轻声的说着话,话语里边,居然还着一股子无形的温柔!有着一股子异样的魅惑力量,在这会儿,轻轻的,温柔的揉进了苏晴婉的内心深处,去将苏晴婉的心完全的给缠住,紧紧的给缠住,让苏晴婉没有了丝毫退避的可能!

两人的眸子就这样互相的交缠着,两个人就这样的互相对望着,刚才的针锋相对,还有那无形相争的火焰,在这片刻似乎全都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两人那双眸里边,变得有些迷离的神采来!

“你是我所见过的,最让我心动的女孩,明白吗?”欧阳炎宇柔声的说着话,此时此刻,他与苏晴婉二人离得相当的近,特别是两人的嘴唇,在这一时刻里边,已经是离是相当的近了,而随着欧阳炎宇嘴里边的说话,随着他的嘴唇翻动,两人的四片唇瓣,总是在这会儿轻易的接触着,在那里,不断的碰撞着,摩擦着!

“嗯~!”苏晴婉真正的是迷离了,感觉间,自己的心灵似乎是脱离了自己的身体,此时此刻,脑子里边更是一片的空白!

欧阳炎宇的脑袋再往前递进了些许,在这一时刻里边,两人的唇,就此完美的接触到了一起!

“哦!”

欧阳炎宇的嘴里边在这一时刻,也发出了一声拉长的哼唱声来,苏晴婉此时完全的处于了一种意乱情迷之间,那双唇相接,所散发出来的美妙感觉,完全的笼罩住了苏晴婉的身与心!

欧阳炎宇再霸道的将身子探了过去,伸出一只手来,紧紧的搂住了苏晴婉的纤腰,轻轻的将苏晴婉揽进了自己的怀里边来。大嘴霸道的张开,将苏晴婉包裹住自己嘴的局面完全的反转了过来。

苏晴婉虽然是坐在椅子上的,可是在这痴吻之间,苏晴婉感觉到自己的身子似乎陷入了一片翻腾的海洋里边,在这会儿,没有了安稳的可能!她不由自主的伸出了双的双手,将双手放在了欧阳炎宇的脖子上,环在他的脖子上,似乎是要将他拉进自己的怀里边来!

就在这时候,一阵敲门声,将苏晴婉给惊醒,回过了神来!她羞急交加,发现自己居然是依进了欧阳炎宇的怀里边!并且在这个时候,自己还主动的搂着他的脖子,接受着他的强吻!

“你的反应,真的很好!”欧阳炎宇压低了声音,对苏晴婉说着话。只是,话音一落,他却是故意的朝着苏晴婉的耳朵里边吹了一口气!

“啊~!”苏晴婉的嘴里边传出一声娇呼声来,欧阳炎宇这个恶人的举动,总是在不经意之间,对自己的身体形成巨大的邪魅力量,让自己无力自拔!而每当自己回过神来的时候,所能够感受到的,除了那无尽的羞涩,还有的,却是让自己都不敢去正识的,一丝丝异样之极的甜蜜!

“准备好哟,我要放人进来了!”欧阳炎宇邪邪的一笑,终于是松开了苏晴婉的身子。而在这个时候,苏晴婉这才发现,欧阳炎宇这个恶人的一只脚,正顶在这雅间的房门上的!“嘿嘿,他敲门的时间并不长,也就才三分钟而已!”

欧阳炎宇的话令苏晴婉再一次的娇羞不已,老天,这外边的人都敲了三分钟了,而这恶人居然不放人进来!那么,这一开门,屋里边孤男寡女,恐怕是想象力再不丰富的人,都会生出无尽的遐想来的啊!

而且,万一要是李云强那个可恶的男人,那么当他看到这雅间里边的情形的时候,这合同恐怕是再也没有签成的可能了啊!

“放心吧,只是服务员!”似乎是看透了苏晴婉的担心,这会儿已经坐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去,正襟危坐的欧阳炎宇居然冲着苏晴婉摇了摇手,一句话,让苏晴婉是恨也不是,还是怒也不是,当然,更是谈不上什么感激之情了。

打开雅间的门,进来的当然是服务员,这位年轻的漂亮的女服务员一脸的通红,只是碍于职业道德,她却不得不端上客人点下的东西,几碟精致得让人可以当艺术品的点心摆了上来。只是,女服务员似乎是明显心不在焉,那双还算漂亮的眸子四下的观望着,苏晴婉被她看得一阵阵的羞涩难安,而女服务员看他们的眼神,似乎是更加的值得玩味了。

“先生小姐,还有什么需要吗?”女服务员做完了一切后,礼貌的退到一边,嘴里边轻声的说着话。

“差不多了,再有需要的话,我会叫你们的!”苏晴婉这会儿羞涩得开不了口,欧阳炎宇随便的扫了一眼,马上的做了决定。

“好的,先生。对了,雅间里边是有专门的呼叫器的,这门关上,只要没有你们的呼叫,我们是不会再来打扰你们的!”服务员的脸上一直带着职业性的微笑,退出了雅间,直到雅间的房门砰的一声关上,苏晴婉这才抬起了头来。

她狠狠的吸了口新鲜的空气,眸子瞄向欧阳炎宇的时候,眸子里边的羞涩早已经完全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恨怒交加的情感!“你是干嘛?难道非得让我名声扫地不可?”苏晴婉带着羞间,恼怒的说着话。

她拿起桌上的勺子,狠狠的就朝着欧阳炎宇就扔了过去。欧阳炎宇接住了勺子,嘴里边却是嘻笑的说着话,“谢谢奖赏,嘿嘿!”

苏晴婉恨恨的抓起几颗点心,就狠狠的扔了过去,哪里料到,欧阳炎宇在这会儿却似乎是多长了几只手,迅速的挥舞间,将那些点心完全的接在了手里边,再次望着苏晴婉,笑得灿烂如花。

看着欧阳炎宇用勺子搅着咖啡,吃着自己扔过去的点心,苏晴婉只感觉到自己的牙痒痒的,恨不得是扑过去,用自己的牙齿,将这小子再狠狠的撕成碎片,就着这咖啡吃下子去!

“干嘛用这种深情的目光看着我?嘿嘿,我可是会认为你对我用情已深,甚至是在向我传递着,可以进行某些事情的暗号了哟!”欧阳炎宇却直接的用一句话,彻底的让苏晴婉失去了再和他去将这问题提升到‘道德’高度来理论的心思了。

“求求你了,你吃也吃了,喝也喝了,现在便宜也占了,你可以消失了吧?”苏晴婉强自的忍着,为了合约,为了苏氏,自己忍!只希望欧阳炎宇这个混蛋赶紧消失,在李云强那个男人来之前消失。并且,今天的李云强也良心大发现,能够一来就将合同给签了!

“我告诉你吧,李云强今天,不会来了!”欧阳炎宇听着苏晴婉又一次的提到了这事情,他在紧皱眉头的同时,凑过身去,用那气势将苏晴婉给完全的压抑住了,然后,双眸慈祥着苏晴婉,嘴里边一字一顿的,说出话来。

“欧阳炎宇,你究竟什么意思?出去,别妨碍我一会儿的正事!”苏晴婉也拧紧了眉头,这个男人,还真正的是什么事情都要跟自己作对啊!

“哦?你难道认为,和一个根本就不能够做决定的男人,和一个好色的男人去商量事情,是正事的话,那么,我也是真正的没有话说了,只能够说,苏晴婉,你太笨啦!”欧阳炎宇双手按在桌子上,双目定定的盯着苏晴婉,嘴里边恨声的说着话。

“是吗?好,我是笨蛋,你聪明,行了吧?你走吧!”苏晴婉嘴里边说着话,居然是再次的冲着欧阳炎宇挥了挥手,而在欧阳炎宇的角度看来,分明就是在驱赶自己!

“你难道真正的为了一份合同,就情愿这样对我?”欧阳炎宇对于苏晴婉的举,完全的没有办法理解,欧阳炎宇理了理在自己的生命当中,似乎是还没有真正的动情的时候!可是现在,在和苏晴婉之间,自己与苏晴婉之间,却分明就是自己却了情,却分明就是自己内心里边,有了爱!而那一夜的经历,却总是跟电影一般的,无时无刻的,不在欧阳炎宇的眼前浮现,让他对于苏晴婉的情意,总是在不经意之间,变得越发的深厚起来!

欧阳炎宇是一个骄傲的人,他总是认为,自己将别人看得很重,那么别人在自己的心目当中,也应该是相当的重的!所以,他这才会主动的靠近苏晴婉,想要和苏晴婉之间,让那所有的一切的美妙,发展得更加的完美起来!

可是现在,自己已经是将她看得太重太重了,可是,在她的心里边,自己却连一纸合同的地位,都比不上!这种结果,让欧阳炎宇的感觉,又如何能够好受呢?

“你又是我的谁?我又怎么对你了?你别摆出一副受害者的姿态来,难不成还要我负责了啊?”苏晴婉冷哼了一声,她不想再这样的和欧阳炎宇这个男人不明不白的纠缠下去,她需要赶紧的摆脱和这个男人之间的那些极不必要的纠葛。而今天,还有最重要的,就是苏氏的合同!

“哈哈,好,好!”欧阳炎宇听着苏晴婉的话,明显很是受伤,他冷冷的盯了盯苏晴婉,却终于是发出一阵大笑声来。“你要的是这个吧?给你,应该签的地方,我已经签了,其余的应该苏氏签约盖章的地方,你可得拿去办好。办好后,你再将一份交还给我就行了!对了,我有些不舒服,先走了!”

欧阳炎宇由随身带的包里边掏出一个文件袋来,放到了苏晴婉的身前,然后,他转身走出了雅间!苏晴婉微微的一愣,张了张嘴,却终于是没有叫出声来。欧阳炎宇离开了,苏晴婉突然的感觉到一丝丝的悔意,悔不该图一时口快,和这个家伙吵成了这样子!

“这会是合同?”苏晴婉有些不太敢相信,却双终于的是打开了文件袋,拿出了两份合同来。

这合同,正是苏氏和世佳商贸的合作合同!只是,今天的这份合同上,世佳商贸的前边,被贯以了清宛国际四个大字!

“什么?世佳商贸怎么会成为清婉国际的下属企业了?”苏晴婉疑惑的看着这合同上的甲乙两方的名字,没有错,一方是苏氏,而另一方,就是清婉国际世佳商贸!苏晴婉将合同翻到了签字那一页,那上边清晰的写着欧阳炎宇四个大字!

“他,他难道将世佳商贸给收购了?”苏晴婉毕竟是商场中人,轻易的将这个中的理由给猜了出来。她看着合同上的那龙飞凤舞的签名,不由自主的想着欧阳炎宇那张扬的性格,想着想着,居然笑出了声来!

苏氏总经理的办公室里,徐东阳正看着那一份合同发着呆,这一份合同他早已经是前前后后一字一句的读了个遍了。合同中的每一个细节,他都再仔细的留意,推敲了数遍。对于这一份合同,徐东阳甚至有一种想要扔进碎纸机里边去,让这合同变成碎片的冲动!

合同其实大部分都没有什么问题,都是苏氏与世佳商贸合作的详细条款,虽然世佳商贸不知为什么,在一夜之间易了主,挂上了清婉国际下属企业的牌子,董事长也换成了清婉国际的董事长欧阳炎宇,但是徐东阳对于这些,其实是根本就不在乎的。

因为徐东阳所需要的,就是一个可以和苏氏合作,得到那笔天大业务的机会!所以,不论这合作的对象是世佳商贸,还是清婉国际,他都不会在乎!至于欧阳炎宇这一个年轻英俊的男人,为什么放着清婉国际与苏氏的合作机会不签约,非得绕这么一个大圈子,将世佳商贸也给收入他的囊中,这才答应签约的原因,徐东阳不是没有想过,只是现在,还有一个让徐东阳感觉到最为抓狂的原因横亘在那里!

合同当中,有一个附加的重要条件,那就是,清婉国际世佳商贸,与苏氏合作后,将那业务运转时,必须要让苏晴婉出任这一业务总监!就是说,要由苏晴婉来执行!

徐东阳已经是问过苏晴婉了,她是看都没有看这合同的,所以她不知道这一附加条件。苏晴婉只是尽到了一个董事长的责任,在合同上签了字,让这一份合同具有了法律效力而已!只是,徐东阳却明白,不论苏晴婉知道不知道这一份合同的存在,要想得到那一笔业务,前提就是苏晴婉得执行!

徐东阳将合同扔到了桌子上去,双手挠了挠自己的脑袋,一头原本打理得整洁有型的头发,在他的双手抓挠之下,变得杂乱无比。这对于一向重视形象的徐东阳来说,似乎是极不正常的事情。

“怎么会这样?难道这其中,真正的是有什么原因?”徐东阳再一次的去极力猜测着这一份合同背后所隐藏着的真实原因。

突然之间,徐东阳的脑子里边似乎是想到了些什么,他整个人都为之一整。双手紧紧的抓住合同,眼神里边,充满着一股子异样之极的神情来!

“难道,欧阳炎宇将世佳商贸给收购了,就是为了能够将和苏氏合作的机会给牢牢的抓住?那么,他对于这笔业务当中所蕴藏着的强大财富也是完全的了解的!并且,这也可以说,是他为了表示对于苏晴婉的一片心?”徐东阳冷静的分析着自己所遇到的这些事情,将这些事情所包含着的一切,仔仔细细的理了个遍。

话语间,他冷静得近乎是有些冷酷,昔日校园的高才生,在情商和智商方面当然都不会太低。而他那强势想往上爬的心,让他在生活当中,将一切,都分得极其的清楚!对于苏晴婉,也许在校园的时候,还有些年少情动的因素在其间。那么现在,徐东阳也许将对于已经成为自己妻子的苏晴婉的情感,完全的转化成为了一种对于‘梯子’的依赖了!

他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借助于自己所需要的一切,让自己不断的往上爬,苏晴婉在他的生命当中,已经是由年少时期的情感所系,完全的转化成为了‘梯子’的角色!所以,他才会在与欧阳炎宇的谈判当中,让妻子去接触欧阳炎宇,甚至,在后来与李云强的接触当中,他还主动的让妻子出面!

契约娇妻:亲爱的,好久不见

契约娇妻:亲爱的,好久不见

  • 来源:有书阁
  • 时间:2019/4/17 5:27:55

她以为初恋是最美好的,却不想,在校园的树林里发现初恋男友与同学杨美琪偷情,她苦涩一笑,原来并不是每个人的初恋都有美好的回忆。六年后,她爱上了富家子弟叶韦明,在他的强势追求下,她答应与他订婚,却不想,在订婚的前一个晚上,她发现叶韦明与另一个女人发生关系。她失望的看着一张悔恨又震惊的脸,苦苦一笑,她发誓,从此,她再不会相信爱情!伤心的她以酒买醉,却不想和她最好的同学兼好友司徒轩发生关系。司徒轩说,我爱你,在很久以前。她笑了,我已经不再相信爱情,更何况,我从来没有爱过你。司徒轩说,无妨,我会让你相信爱